位置:快乐小说网 > 青春言情小说 > 张翠山新传最新章节 > 第四百零二章 天下大势

第四百零二章 天下大势

本章更新时间:2020-03-09 21:00:50
    白将军的轻身功夫高明之极,攻向布诺的剑势未尽已经出掌,布诺无论功力还是反应都是远远不及,又身在马背,哪里还避得过,被一掌冻成了冰块。

    “保护将军~!”数道呼喝声响起,正是蒙古军丘八们看出了布诺的不妥,拼死将其抢回,对着一团冰棍发楞。

    “都给我冲出去,送布诺将军回大都!”又是一道猛喝声响起,正是布诺的副手巴鲁。

    白将军不到三十合就重伤了身为宗师高手的布诺,此人的修为到底有多高?这可是连察罕甚至张翠山都做不到的啊!

    如果让他知道了实情会更震撼,这位白将军在出手之际还隐藏了几分实力,要不然打翻布诺甚至不用十招。

    突然出现了这么个意外情况,巴鲁心下也是暗惊于敌手的厉害,不过他也是一代将才,迅速平静心神,做出了最适合的决策。

    白将军一掌将布诺打成重伤之后了不停留,进了城门之后继续斩杀蒙古军,在他这么个大高手一路冲杀,无往不利,红巾军和黑水军迅速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程将军,冲在最前面的鞑子正是当初攻下聊城府布诺和巴鲁,是察罕的嫡系,手底下沾满了兄弟们的鲜血,可不能放他跑喽~”副将卢文则自知不是布诺和巴鲁的对手,遂鼓动程峰出手。

    “有本将在,他他跑不了!”程峰提刀打马奔了过去。

    “巴鲁,因为你黑水军两万兄弟的冤魂埋骨于此,你就这么一走了之,可曾问过程某答不答应?”巴鲁当前开道,身后则是一群丘八护着布诺,眼看着就要冲出聊城府了,眼前忽地出现一骑,马背上蓦然坐着一个铁塔般的汉子。

    “程峰,莫以为布诺将军受了重伤,本将就会怕了你?”巴鲁当然知道程峰是宗师级的高手,就算是对上布诺也是赢面不少,自己可远远不是其敌,这还没开打就已经露怯了。

    “就凭你?”程峰哪里会把巴鲁放在眼里,看似随意的一刀挥出,朝着巴鲁当头罩去。

    刀尚未至,单是那阵刀气就已经迫得巴鲁有些窒息,马头上的鬃毛被刀气削断了几十根,吹到他的鼻孔上,痒得他差点儿就要打喷嚏。

    “我跟你拼了!”巴鲁亦是高举长刀,眼看着程峰的大刀快要劈到他的头上了,却也不避不让,也是一刀捅了过去。

    就算不是你的敌手,但是发起狠来以伤换伤,以命换命,你宗师级的高手又有什么了不起?

    巴鲁以为拼了命能挡得程峰片刻,只要部将能将布诺带出聊城聊,他的牺牲就有意义。

    “雕虫小技,看本将如何破你~”程峰心下一声冷笑,反手一刀将巴鲁的长刀架开,一腿伸出踢的老早,重重地在巴鲁的脸上盖了个“章”。

    这一脚力道不小,巴鲁只觉一股大力朝着自己的头上涌来,再也无力抗拒,被踹飞马背,重重地撞在城墙上,非常干脆地晕了过去。

    “你们几个,把布诺给交出来,本将可以饶你们一命!”程峰一合就败了巴鲁,吓得蒙古军丘八也没了声息,听到威胁之言,更是个个面如土se。

    “怎么?还要本将亲自动手不成?”程峰身为宗师级的高手,一般很少会向普通士兵出手,可是布诺身份非同小可,是仅次于察罕的蒙古军第二号人物,或擒或杀皆是大功一件,这才亲自动手。

    不知道哪个丘八出的主意,将身子已经有些僵硬的布诺用绳索固定在了马背上,程峰几刀劈翻几名不怕死的丘八,正要牵了马就走,忽地身后传来一股巨力。

    “英布?”程峰亦是力大之辈,哪知与那人较力之下竟是拉得前进一步,绕过马头望去,正是蒙古军中第一悍将英布。

    这个名头本来是布诺所有,可是被张翠山打败数次之后生怯,竟是有了不战而逃的不良记录,自此将这个名号让给了英布。

    英布天赋异禀,虽然修为越不过准宗师巅峰这个坎,但是天生力大无穷,一双金银锤重逾四百斤,尤其是在战场上纵横无敌,纵是宗师级高手见到了也不敢轻掠其锋。

    “护送布诺将军回去,这里由本将来应付。”英布猛地叫力,将布诺给硬生生拉了过去,喝退手下自己守住城门,这是要孤身殿后。

    “你不是本将的对手!”程峰虽然力道有所不及,但在那一刻完全可以出刀斩了布诺,不过身为一个武者的良知,他没那么做,这么做对英布这个对手的尊重。

    “是吗?本将却不信这个邪!”英布一向悍勇无匹,上次在安阳城被刘福通一脚踢成重伤,回去修养了半个多月就重上战场,此番遇到了比刘福通犹胜一筹的程峰,心下兀自不肯服输。

    “布诺既然走了,那你就留下吧!”程峰虽然对这个英布的胆气佩服无比,却也不会手下留情,一刀劈了过去。

    英布马术犹胜于程峰,也不闪躲,取出一对金银锤迎了上去。

    二人的功夫相去不远,英布固然稍逊,但百余合之内也不会有凶险,护着布诺的几名丘八趁机冲出了城门。

    “程将军,我与你一道斩杀这个鞑子!”程峰近百合仍拿不下英布,周将军也赶了过来,要跟程峰联手杀英布。

    “你二人齐上,英布又有何惧!”英布长笑一声,手中的银锤忽地一长,竟是当飞锤来使砸向了周将军,来了个以一敌二。

    一改之前和程峰有守有攻的打法,英布将一对金银锤使得风雨不透,忽长忽短,只攻不守,一时之间竟是把黑水军和红巾军中两位顶尖的大将压在了下风。

    “此人如此勇烈,实是可惜了。若是以守为攻,说不定能多坚持几十个回合。”站在不远处的卢文则一边阻杀为数不多的蒙古军,心下也是为英布的壮烈之气所折服。

    一味强攻,就算是天生巨力也有用尽之时,刚不能久的道理难道一个准宗师巅峰不明白么?英布当然明白,不过事到如今他已经没有了选择,为了给布诺争取时间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再不展现一下他的英雄,恐怕也没机会了。”白将军并未参与围攻,或许在他的眼里,英布这种级别的将领还入不了他的法眼吧。

    堪堪恶斗了三百余合,英布已是气喘吁吁,手中的双锤愈发的沉重,几乎都要挥舞不动了,额头的汗水顺着他的眼睛滴下,瞬间模糊了视线。

    他正待收起攻势抹一把汗水,不过已经来不及了,周将军手中的长剑被挡开,遂一记劈空掌拍过去,印在英布的胸膛,与布诺如出一辙,直接被冻僵。

    程峰一声虎吼,鬼头刀划过了英布的喉咙,鲜血如注,英布的嘴里嗬嗬有声,却是再也说不出什么来,鲜血夹杂着汗水滳个不停,身子兀自不倒,犹如铁塔般横立在聊城城门下。

    “将军勇烈,无愧于蒙古军第一悍将之名!”半个时辰过去了,早已气绝身亡的英布还是睁着大眼睛立在原地,程峰敬其英雄也不让人将其碎尸,而是上前重重一礼,这不关敌我,而是对战死在沙场上一个勇士应有的尊敬。

    “扑嗵!”英布受了程峰这一礼之后轰然倒地,震得地面都颤了三颤,目视者卢文则回到济南后到处跟人讲,他当时离英布近,就感觉那倒下的就是一座山。

    得到诸路义军相助之后,黑水军与其里应外合,将蒙古军打得大败而逃,可怜蒙古军纵横天下百年间无往不利,终遭惨败,自此一蹶不振。

    天下大势逐渐明朗,其中以朱元璋的黑水军、刘福通的红巾军以及张士诚的江浙军最为强大,各方势力从最初的联合抗蒙转向了内斗、壮大自己实力的新一轮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