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快乐小说网 > 青春言情小说 > 张翠山新传最新章节 > 第四百零三章 骆驼与商人的故事

第四百零三章 骆驼与商人的故事

本章更新时间:2020-03-09 21:00:50
    “义父,天可怜见,你我父子还有再见的一日!”朱元璋听说张翠山身在烟台府,也顾不得山东各地的战后重建事宜了,直接骑了匹马,连护卫都不顾得招集就急匆匆地赶往数百里之外的烟台府。

    “马上就要成年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似的哭哭啼啼,成何体统?”十七岁的朱元璋虽是少年老成,可是脸上还带着几分稚气,望着这个比自己的个头还要高出几寸的义子,张翠山很是欣慰。

    父子二人数年未见,虽然嘴上说得凶,可是心里却是知冷知热,伸出袖子为爱子拭去眼泪。

    “义父,孩儿这些年来一直在打探你的消息,可是却没什么结果,你到底是怎么过的?”张翠山离开黑水军的时候身负重伤,朝不保夕,之后数年也不曾显露形迹,也难道有许多人怀疑其已经???

    张翠山被自己的义子问到这个问题,不由得老脸一红,大致将这几年的经历说了一下,当说到光明顶力斗五大宗师高手时,听得朱元璋、刘伯温、郭子兴、沈万三等人更是神驰目眩。

    “这么说义父已经是明教的高层,甚至足以和明教教主平起平坐,论地位比起当年的韩山童也要高出一大截了?”朱元璋也为张翠山感到高兴,而且他还有着个人的目的。

    “可以这么理解,不过你要是让我对明教诸位发号施令的话,只怕还是不行!”张翠山行事愈发低调,没有把握的话轻易不说。

    “义父,孩儿年纪尚幼,处事不周,这些年治理山东六府,虽是兢兢业业,却仍有力不从心之感,淄博府一战之后更是明白自己的能力还差得远???”朱元璋委婉地讲出要将权力归还张翠山的意思。

    哪知还没等他讲完,张翠山就大手一挥止住道:“知道自己的不足也是件好事,起码还有上升的空间???”

    朱元璋还要再提,张翠山还是不答应:“孩子,为父这几年虽然将体内的寒毒压制,可还有几处经脉至今还没打通,还是要觅地隐居,练功排毒,你给我安排个合适的地儿吧???”

    烟台府地处海滨,环境优美,朱元璋很快就找了一处令张翠山满意的地方,派人打扫干净之后又购置了必须品,不到半日功夫就张罗的极为妥当,行事利索颇有当年李善长之风。

    张翠山勉励了朱元璋几句,父子二人进屋叙话。

    “义父,您正当壮年,论武力、论威望、论治世之能,普天之下还有哪个能跟您并肩,当今天下大势将定,义父若是挟黑水军之力,做这天下的共主也是大有可为之事!”既然只剩下爷儿俩,朱元璋索xing放开了直接讲。

    张翠山听了不由得一阵苦笑,以他的身份若是想一统天下倒不是难事,结束了近百年蒙汉之争,给天下人一个安居乐业的环境似乎也是功德无量。

    可是细想想却也有着诸多不妥之处。

    张翠山曾经有过一年多的卖国求荣的不良记录,一旦登基称帝,这个身家不清白的污点怕也要被人提及。

    再就是他这个人师从道家,对这逐鹿天下并无多大野心,而且他情路坎坷,两个深爱的女子先后离开,到现在近三十岁的年纪还没成婚,如无意外,下一步就要出家做道士了。

    第三条是他最为纠结也最为上心的一件事,手心手背都是肉,天下间最大的三股势力之主都与他有着不一般的关系。

    朱元璋麾下的黑水军是他首创,而且朱元璋又是他义子,亲逾骨肉;刘福通更是他的义弟,十年来肝胆相照,无论环境如何恶劣都不能离心离德;张士诚本来关系还算远了一些,可是那份血浓于水的感受也是谁都不能替代的,若是张翠山有心做皇帝,这三位各封个王爷当,天下太平也就罢了,可他偏偏没有这个野心,三个家伙都不是省油的灯,平定天下之后谁来做这个江山的主人,只怕还要有刀兵之争。

    末了张翠山对朱元璋约法三章:三家有事可以商量着来,万万不可擅动刀兵???

    ******

    “少帅,红巾军虽说是帮咱们打退了鞑子,可是霸占着聊城、德州、清河等城池已有月余至今不退???”程峰主要负责东部各地城防,又是黑水军诸将之首,第一个抛出了心中的疑虑。

    “刘福通可真不够意思,想当年咱们大帅可是数次力挽狂澜,包括他们的前明王韩山童,要是他们敢打咱们的主意,那可就太没良心了!”郭子兴有些忿忿不平。

    “刘福通大将军自然不会做出这等事,不过听程将军说这次领兵的周将军有些古怪???,说不定是其个人的想法???”李善长也没少跟红巾军中人打交道,并未听说过这位周将军。

    “善长说的同错,这位周将军一直戴着铁面罩,哪怕是打退鞑子之后也不曾解下,而且此人是一位宗师级的高手。”参与布诺连斗三十余合不分胜负,非宗师之力不能如此。

    “他们还蛮有想法的,说是和鞑子连战数日兄弟们也乏了,要休整数日,可就这么个借口一呆就是大半个月,我派胡兄弟过去跟他们交涉,那个周将军又说粮草不足,此去安阳数百里,兄弟们一路的供给谁来发???”程峰本来就对地个周将军有些不满意,可是人家红巾军几万人马帮了这么大个忙,也不便拒绝,最后还是于洋给凑了五千石粮草。

    “又过了半个月,红巾军还是牢牢地占着三城没走,派人过去一问是周将军有事先回去了,没有他的手令谁也不计擅动???”于洋说到这里都有些无语了。

    “依在下看,少帅还是知会红巾军的主事人刘大将军为好,以免伤了两家的和气???”刘伯温虽然是朱元璋的主要授课讲师,却也甘居其下,言辞得体。

    朱元璋颇有一代霸主的涵养,并不急于发表自己的看法,而是分析众文武的想法???

    最后还是采纳了刘伯温的建议,张翠山昨夜的一番盯嘱言犹在耳,不动刀兵可是约法三章的第一条!

    三日之后,远在安阳的刘福通接到了一封鸡毛信。拆开看了之后,不由得笑了。

    “骆驼和商人在沙漠中迷失了方向,到了晚上奇冷无比,幸好商人准备了帐蓬,铺了垫子,盖上厚厚的棉被瞬间变得暖和的不得了。

    看到主人钻进了舒服的帐篷,骆驼觉得有些不忿了,干脆装起可怜来:‘主人啊,我的脑袋可都快要冻成冰块了,你让我把头钻进帐篷暖和一会儿可好?’

    主人看了看帐篷内空间还有许多,一颗骆驼头进来完全不成问题,而且听着骆驼的声音里透着几分哀求,恻隐之心顿生,答应了下来。

    骆驼的脑袋在帐篷里呆了一会儿,沙漠的寒风似乎更凛冽了,冻得骆驼眼泪都流出来了:‘主人啊!我的四条腿都快冻僵了,如果把我冻坏的话,明天就不能继续帮您驮货物走出沙漠了,是不是也可以把我的四条腿也放进来?放心,我会蜷缩成很小的一块,占不了多大地方的。’

    骆驼很会说话,而且它的理由主人一时也想不到什么话来反驳,只得答应。

    接着,骆驼不断地以这个借口提要求,直到它整个身体都进了小小的帐篷里。

    商人有些无奈,而且他和骆驼挤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很不舒服,除了空间狭小之外,尤其是这个家伙常年不洗澡,身上那股腥臊味薰得商人眼泪横流,都快晕过去了。

    这还不是最后的结果。骆驼这个大块头在舒适的帐篷里恢复了元气之后,变得不耐烦起来,竟是开始一点一点地剥夺商人的权益:‘主人,这里实在是太窄了,能容纳我一个已经是极限,你还这是给我出去吧!’

    最后,商人的委曲求全换来的却是骆驼的忘恩负义。”

    “你们看,我这元璋侄儿还真是个妙人,有话不直说还拐起了弯???”刘福通文化水平不高,一旁的军师解释了一通之后才明白是啥意思。

    “大将军,这位朱少帅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军师也认为朱元璋含沙射影,指的正是红巾军的红人周将军。

    “所谓能者多劳嘛???!”刘福通并未在意。

    “可是如今周将军已经掌控了红巾军近半数的兵力,此人来历不明,而且待其属下甚是亲厚,万一生出异心,大将军就要???”

    “先生无须多虑,周将军的来历本将军可是清楚的很,她断然不会慈善于我???”刘福通手一抬,打断了军师的话。

    “小师叔,家里头出事了,老爷子病势太重,怕是没几天好活了,临行之前要委托你一件大事!”关能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进了红巾军大帐,拉住刘福通就低声泣了起来。

    “老关,别介,你是说老头子不行了?”刘福通自小就是由关能带大的,虽然比自己还小了一辈,可在心目中却是与奶妈无异,亲得很。

    关能这才把事给讲清楚,木灵子年过九旬,这几年衰老的厉害,眼看没几天活头了,这才盼着刘福通回去一趟。

    “将军,如今天下大势未定,如果将军贸然离开的话,怕是???军权就不保啦!”军师见刘福通颇有一副随之而去之意,忍不住叫了起来。

    “小师叔,师祖只剩一口气了,他可就只有你这么一根独苗???”关能扑嗵一声给刘福通跪下了。

    大冷天的,宗师级高手刘福通额头竟然冒起了冷汗,显是内心经过艰难的抉择,咬牙道:“关能,我跟你回去一趟!”

    “将军,那军中之事由谁来作主?”军师这回可是真的谎了。

    “且等我给大哥书信一封!”刘福通并没交待军权给谁,不过心下已经有了定计,进了内室龙飞凤舞,出来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已经轻松了许多。

    “你把这封信交给黑水军的朱少帅,请他转交给我大哥张翠山,有此人在,红巾军就算遇到天大的事,也乱不了???”刘福通心下感慨,他有一种预感,这次离开,自己的军旅生涯怕是要划上一个句号了???

    果不其然,数日之后周将军再次回转,伪造刘福通的书信通告全军,接管了红巾军十五万兵马,期间也不是所有人都辣么听话,最后周将军以雷霆手段杀了几个出头鸟,对剩余的将领许下了偌大的好处,反正红巾军底子厚,花多少也不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