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口罩

本章更新时间:2020-03-12 12:00:39
    方鸣叹了口气,说:“去伙食队借一些柴火,把他烧了吧!嗯……等等!”

    方鸣看了一眼庇护所内,见还有两双眼睛,不带丝毫色彩的看着他。

    这眼神,看的方鸣心中很不是滋味!他深吸一口气,说:“你们继续守着吧,尸体我会交给别人处理。”

    ……

    带着人,在基地里全部检查了一边后,方鸣来到陈大云的庇护所。

    方鸣没有进去,而是看向守在这里的一个女孩!

    “小静!团长醒了吗?”

    小静原本是小忆的朋友,方鸣见她为人比较细腻,很会关心身旁的人,所以就把她叫过来,照顾陈大云。

    小静摇了摇头,说:“从中午喝下药后,到现在还没醒。”

    方鸣点了点头,说:“团长最近身子不好,你好好照料,另外,要是团长醒了,你尽量别让团长出来,然后立刻通知我,或者赵东他们!”

    “好的!”小静点点头。

    透过庇护所的缝隙,又深深看了一眼躺着的陈大云,方鸣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韩莹,已经带着杂务队紧急制造了一些简易的口罩。

    全部都是用衣物裁剪的,经过清洗后,又在火边烤干。

    目前,只能做成这样了,毕竟没有消毒的东西!

    但有总比没有强。

    方鸣将口罩分发下去,全基地所有人,无论有没有受到感染,全部都带上口罩。

    交代好之后,方鸣带着自己的狩猎队,再次出发!

    不同于以往,这次不是去狩猎,而是去寻找草药。

    临行前!方鸣对赵东千叮嘱万嘱咐,一定要看好被隔离的人。赵东则向着方鸣拍胸脯!

    离开了基地,狩猎队所有人,心里都是沉沉的。有种压抑感。

    行走在树林中,其实方鸣也很迷茫!

    瘟疫,哪里有专门的药草可以医治?都是经过反反复复的研究,反反复复的实验,才会找出对抗瘟疫的药方。

    这种药方,一般都是比较复杂的。或是多种草药结合服用,或是还需要借助其他东西的辅助治疗,方鸣对医术方面,也不过是半吊子,自是没有本事可以研究出对抗疫病的药物。

    他只能依靠记忆,寻找以往的瘟疫中,经常出现过的药草。如艾叶草、青蒿、天麻等等!

    不管这些有没有效果,方鸣现在也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了。

    自古至今,任何一种瘟疫出现,前期都会死很多人。

    至于要死多少人,那要看管控的是否及时,力度如何,管控的是否彻底!

    方鸣很庆幸,庆幸自己发现的还算及时。但是他也很忧虑。

    毕竟他没有什么检测工具,如果疫病有很长的潜伏期,一开始看似没事的人,必定会成为病毒源,肆意传播。

    一下午的时间,倒也寻了不少,于是一行人,匆匆返回基地!

    将所有药草全部交给伙食队,进行熬制。

    小忆询问如何熬药,方鸣答:不知道,想怎么熬就怎么熬吧。

    对着这些,方鸣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熬。

    小姑娘复杂的看着方鸣背影,许久之后,索性将每一种药草都抓了一把,丢进锅内。

    药还没熬好,陈大云终于醒了过来!

    于是,方鸣毫无保留,将瘟疫的事情告诉了他。

    陈大云懵了!

    他感觉这个方鸣在天方夜谭!好家伙,我就是睡了一觉而已,你告诉我瘟疫肆虐?还死了人?

    不过,看着眼前方鸣、赵东等人,都是带着口罩,连门口站着的人也是带着口罩的模样,总算是信了一点。

    陈大云反应了好一会,才凝重起来,沉声问道:“控制住了吗?”

    方鸣说:“经过排查,总共有十五人确认感染了!还有十三个可疑的人正在隔离中,我已让人随时观察他们的反应!到现在已经一下午了,并没有发现他们有什么异样,我想他们应该都没有问题!”

    “一下午就能看出来么?”陈大云狐疑的问!

    方鸣说:“这次的疫病,不仅传染的快,潜伏期应该也非常短,从目前来看,从感染,到病发,时间最长的人也不超过四个小时!”

    陈大云点了点头,思索了一会儿,说:“再隔离一晚吧,这种事,谁都说不好,还是保险点!”

    方鸣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咳咳……”

    陈大云咳嗽了两声,刚想再问些什么,可是神情忽然一顿,连忙捂住自己的口鼻,凝重的看着方鸣。

    “方鸣,我……是不是也感染了?哦……对了,是我先生病的,干特娘类!该不会是我传染给大家的吧!”

    方鸣与赵东等人笑了。赵东说:“团长,你想多了,你就是普通的咳嗽,不然,我们接触你的次数最多,我们才会最应该受到感染。”

    方鸣也笑了笑,然后严肃的说:“团长,病源已经查清楚了,是丛林中的一条蛇吞了一只带着疫病的老鼠,采集队的三个队员,又抓住了这条蛇,并且分食了。

    昨晚回来后还没病发,今天早上倒是病发了,但没有受到重视,直到中午,才被周倩发现。”

    陈大云点了点头,随即重重的叹息一声!

    “被感染的人,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情绪?”

    赵东苦笑一声,无奈的说:“何止是有情绪,要不是拿长矛逼着,被强制禁锢在四个庇护所之内,现在早就翻了天了。”

    方鸣跟着说:“被感染的十五个人中,在下午的时候,发生了杀人事件,其中一个感染者情绪崩溃,将另一个感染者杀死了,还想着把病传染给其他人。不过他也被我们处死了。

    现在还有七个人重度昏迷的,其他六个人的精神状态也很不乐观!我找了一些药草快要熬制好了,等会儿给他们试试!”

    “哦?”

    陈大云眼前一亮,问:“你会治疗这次瘟疫?”

    方鸣苦笑摇头:“我哪里会啊!只是找了一些历来治疗疫病的药物中,经常出现的几种草药,我也不知道管不管用,死马当做活马医而已!”

    “嗯!这样啊!”

    陈大云顿时失望的叹了口气!

    却在这时,门外传出小忆的声音。

    “鸣哥,药熬好了!”

    方鸣闻声,对陈大云说道:“团长,你好好休息吧,我去给他们服药。”

    陈大云点头,谨慎的说:“你自己也小心一点!咳咳……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