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快乐小说网 > 都市职场小说 > 开局一条小渔船最新章节 > 第90章 钱多活少离家近

第90章 钱多活少离家近

本章更新时间:2020-03-14 15:00:49
    顾鲲对于除了石油以外的矿业,其实兴趣并不大,因为这些都是死利钱,几百年的成熟行业了,有多少赚头太透明。

    所以,马来人能出卖的那些探矿权,也就铜矿顾鲲比较看重,因为铜矿如今因为东南亚金融危机、代加工衰退,也处在极低的估价区间,拿下铜矿的成本很便宜。

    历史上,钢铁这种东西太便宜了,随经济周期波动也不够明显,而铜算是大宗有色金属矿藏里最适合随经济周期炒作的了。

    后世大约01年互联网泡沫崩溃后、全球经济从虚拟向房地产转移的过程中,铜价就开始飞涨,03年两万块一吨的铜,到06~08年之间,能涨到七八万一吨。等09年金融危机再次席卷之后,才跌回到三万。

    而顾鲲如今立项是在98金融危机的最低谷,眼下国际市场铜价才一万多一吨,马来人给他算的折抵价格更低,随便几十亿令吉就能圈下沙捞越绝大多数的未开采铜矿。

    顾鲲的套利空间,就在这个低估与未来的上涨空间里。

    婆罗洲的铜矿规模在东南亚也最多排第三,远远不如菲律宾和爪哇,不过却也足够容纳顾鲲要折抵的投资规模了——金银铜这些重金属,都得在火山地震越频繁的地壳板块接缝区才容易多,因为这些地方容易把沉积在深层地幔里的重金属喷出来、或者至少是挤压到浅层地壳。

    所以曰本的金银那么丰富,菲律宾的铜矿那么丰富,那都是亚洲板块与太平洋板块挤压、经常要地震的地方。同理世界上最大的银矿在墨西哥和玻利维亚,最大的铜矿在智利,那都是落基山脉-安第斯山脉边缘,美洲大陆与太平洋板块挤压的地震带。

    这也是为什么热带最优质的榴莲产区,往往也是跟铜矿金矿伴生的,因为种榴莲也需要丰富的含硫土壤,火山活跃的地方适合种榴莲,也适合有重金属矿。

    凡事有得必有失,婆罗洲地震火山比爪哇和菲律宾少很多、适合其他产业的开发,那就不能再指望矿脉多丰富了。

    ……

    忙里偷闲的谈判过程中,春节很快来临。

    关于拿那些资源折抵出资,基本上已经谈了个七七八八,还剩一点扫尾细节没敲定。

    虽然身在马来西亚,不过大家终究是华人,对春节还是很重视的。年关前后,马来方面的几名主要谈判人员都休假了,只剩下一些马来族的雇员继续打点细节。

    1月30日,大年初三。顾鲲特地从兰方起飞,飞去吉隆坡,给新合作伙伴李老板拜年。

    “恭喜发财,新年快乐。”

    这些客套话哪儿都一样,双方虚与委蛇一番。

    李静深最近觉得顾鲲这人还挺不错,跟顾鲲合作也比较诚心。毕竟顾鲲年轻的优势摆在那儿,那些家族企业式的前辈企业家,跟顾鲲合作后,多少会生出一些提携顾鲲、卖个人情的想法。

    这是很正常的,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最多再亲自操持个十几年,就得退休了,寿命摆在那儿。

    而如果是西方现代化的公司,不搞家族式管理,那么创始人退休也没什么问题,只要职业经理人团队的能力跟上、经得起考验就行。

    但华人更多是倾向于把公司管理权都传位给儿子的,而不仅仅是继承持股权。这就需要给儿子多拉几个外部盟友,帮忙看着一点,相互提携。因为儿子的能力肯定是不如那些专业的精英经理人的。

    李静深显然是华人传统思维很严重的富一代,所以来邀请顾鲲年后来他家拜年做客,还让自己儿子跟顾鲲称兄道弟送厚礼。

    “十几年后,如果我死了,你就安安分分守业吧。看看顾贤侄干啥,你跟在后面喝点汤,做做配套,能把我们工氧集团的基业守住、稳中有进就好了,我也不图你再大刀阔斧开疆拓土了。”

    这是李静深当着自己儿子和顾鲲的面,说的一句客气话。

    李静深算是中年得子,一共有两个儿子。长子李耀比顾鲲年长五岁,刚读完MBA工作不久。次子李升比顾鲲还小,还在剑桥大学念书。

    只能说,顾鲲的年轻,为他赢得了额外的友谊优势。如果他是跟李静深同辈的,李静深防着他都来不及,怎么敢如此推心置腹。

    李静深如今的资产,终究还有顾鲲的两倍以上,他也就有资格倚老卖老,跟顾鲲指点几句。

    双方聊着聊着,很自然就问起顾鲲从李州长那儿拿了哪些矿抵债。

    这些都是公开信息,顾鲲也就如实相告。

    听说顾鲲对于矿藏部分只对铜矿感兴趣,李静深觉得有些不理解,劝了一句:“你全要了铜矿?就没想过多种经营,掺杂一下金矿和钻石矿?

    婆罗洲的金矿和钻石矿都是19世纪末开始就有人开采了,我一直听说,那是亚洲排名第二的钻石矿片区,仅次于印度了。我是对矿业毫无兴趣,所以不搞。你既然都已经介入矿业了,何不搂草打兔子,少拿个几十万吨铜矿采区,把那小片的金矿和钻石矿占了。”

    顾鲲笑道:“总量太少了,多费事儿划不来,不如只要铜矿,便于管理。所谓亚洲第二,就是个噱头,谁让亚洲除了印度压根儿就没什么钻石呢。至于那点金矿,产值就更少了,我让人估算过,每年最多千万美元级别的产出,这还只是产出,不是利润呢。”

    婆罗洲那破金矿,连华夏国内鲁东省的昭远都不如。

    说难听点儿,后世21世纪华夏桂西省的人出海淘金,去非洲加纳黄金海岸,都不愿意来婆罗洲,就可见这地方没潜力了。

    加纳全国的黄金,后世每年至少是10吨级别以上的产出,而沙捞越这边的金矿,撑死了一年也就一吨,收成不好的话可能一年也就几百公斤。

    所以只能作为添头,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开采和管理成本倒是不少,还要专门为金矿的开采制定一套防盗管理体系,否则当地的工人和管理层勾结都能侵吞掉大部分收益,给你保本微利就不错了。这就是顾鲲不愿意要的初衷。

    可惜,李静深却好言相劝:“贤侄,有些话本不当我讲,我是看在这事儿是你跟李州长之间的交易,想你们双赢。

    我也大致看出来了,你最近这一两年的生意路数,应该是想走类似于中东那些土豪的路数,渲染兰方是一个富豪国,借着‘富豪’这个概念本身,来拉动奢侈文旅相关行业吧?”

    顾鲲微微一笑:“这倒是不假,没想到世叔居然看出来了。”

    李静深摆了摆手,微微摇头:“看得出来的人多了,只不过,我看得出来,不代表我也看好。就算我看好,也不一定适合我跟进,所以才至今都没人模仿你。”

    能做到几十亿美元家产的人,眼光都不会差的,别人做了一件事之后,目的是啥,多半能看出来。

    关键在于,看懂了也不一定看好。

    李静深就是知道顾鲲要做土豪国人设,但不觉得顾鲲能大成功。

    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但是,既然你已经下决心做了,马入夹道不能回头,我有一句劝你,金矿,钻石矿这些拿在手里,是有利于提升你的富豪人设的,也更能让外行游客和普通人羡慕。

    世人看到那些高科技公司赚大钱,其实骨子里是自卑而不是羡慕,因为他们知道就算给他们机会他们也赚不了这个钱。而对于煤老板、石油土豪、金矿钻石矿主,就很容易产生羡慕嫉妒的共鸣。

    要我说,你真想营造土豪国的宣传攻势,最有效的还不如找壳牌的人挖挖墙角,甚至高价赔本承包一个小油田,都比靠硬干死干有效果。

    尤其是两伊战争和海湾战争的渲染之后,华夏人对于‘石油等于富豪’这个概念已经深入人心,同样你两个10亿美金的富豪摆在那里,一个是搞实业的,一个是挖油田的,华人的错觉肯定是看到油田主的时候膝盖更软。”

    就好比文盲都会觉得一斤铁比一斤棉花更重,这个根深蒂固的刻板印象,本身不知道能被利用到猴年马月。

    顾鲲眼前一亮,不得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李静深的话颇有几分道理。

    就算他未来在马来西亚的矿业收益,黄金和钻石只占一两成,甚至更低,主要是靠铜山。但金矿和钻石矿带来的宣传效果,是不容忽视的。

    顾鲲表情顿时严肃了几分,正色道谢:“李叔指点得是,这倒是我疏忽了。如此看来,哪怕沙捞越的金矿是不赚钱,甚至稍微赔钱的,我也应该打肿脸充胖子开采一下。”

    然后,关键就是将来要在所有在兰方考执照的导游培训课程里,逼迫导游们在介绍“兰方为什么有钱”这个问题时,加入“因为兰方的资本家不仅控制了兰方本土的油田,还控制了隔壁加里曼丹岛上大部分的金矿、钻石矿、铜山。”

    喜欢崇拜霸道总裁不劳而获的小白游客,最崇拜这种不用脑子的来钱方式了。

    光有钱不行,还得不费劲儿就有钱。所谓钱多活少离家近,最好上班划水带薪拉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