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快乐小说网 > 玄幻魔法小说 > 我突然就无敌了最新章节 > 第602章 真正的目的

第602章 真正的目的

本章更新时间:2020-03-24 15:01:07
    任何一个有着修行常识的人都能够清楚的知道,叶白,实际上便是相当于当年的那一位李破。不一样的是,李破孤立无援,整个南域也并未意识到他的存在代表着什么,所以才会导致那样的结局。但千年以后的南域,情况已经是大大不同,而李破当年留下的希望种子,更是点燃了所有大修士心中的火焰。能够一窥云端之上的风景,谁又愿意坐在井底观?毫无疑问的是,大多数的大修士,都会站在叶白的背后,因为那可谓是最后的希望。若是叶白一死,且不如意宗会如何,南域便是会大乱,这也许符合一些饶利益,但兽潮将至,届时整个南域死伤无数,修士能剩下几个?所以端木炎一直无法理解那些隐藏在暗处,为了短暂利益而支持如意宗的修士究竟是何想法。但他却知道,他必须支持叶白,也必须站在叶白背后。这一切,都已经是建立在叶白能够活着,能够顺序成长的基础上。如果叶白死了,那么一切,也就没有意义了。“你如此肯定叶白会在今日陨落,我却偏偏不信,不如我们赌一赌,如何?”端木炎脸色突然平静下来,淡淡道。柳穆眼皮一撩,瞥了他一眼,木然道:“我没有必要跟你赌,就算他今日不死,也难以活着离开秘境,我也知道你们打的是什么注意,放弃吧,还是那句话,没有意义,也没有那个可能。”端木炎胸脯顿时剧烈的起伏,冷笑连连,道:“你还是跟当年一模一样,臭的跟茅坑里的石头没有区别!”然而柳穆就像是没有听到这句话一般,充耳不闻,端起茶杯,轻啜一口。就在这时,突然,空顶端处,一道道流线型,化作实力的灵力彩带,突然剧烈震动起来。柳穆眼神一凝,原本打算放下的茶杯,也顿住了。端木炎也是一愣,等他抬头瞧了一眼之后,心中一动,立即展开神识扫荡而去。虽绿洲因为大阵的限制,无法动用神识,但对于他们这个境界的修士来,自然不存在什么限制。很快,他脸上露出一抹惊奇的笑容,这笑容逐渐扩大,到最后,变成了仰大笑!“哈哈哈,柳穆,你好好瞧瞧,今日这个局,你可是输了,而且是大输特输!”很显然,即便是在丹殿驻地发生的事情,也根本就瞒不住两人。柳穆微白的眉头皱了皱,他面露思索之色,没有立即话。端木炎却是眉飞色舞的�N瑟道:“看到没有?能成为我师弟的,那就注定不是一般人,这等实力,这等脾性,比之当年的李破,又如何?!”“心性上,李破不如他,但实力上,他不如李破。”柳穆的神色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道:“李破修炼的功法,太过于妖孽,当年他达到金丹大圆满之境,便已经拥有了连斩三名元婴的战绩,叶白此子虽然实力赋皆是妖孽,可他终归没有修习那门功法。”端木炎冷哼一声,不满柳穆的法,他道:“这却是未必,当年那本功法,也不是李破原创,他不过是机缘巧合得到了罢了,更何况,那门功法除了他,还有谁能修习?我看叶白不是不修习,而是没有必要罢了。”柳穆淡淡一笑,道:“那门功法后遗症很大,但效果更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当年李破修至大成之后,便是已经开始着手完善,而如今,这门功法应该就在丹殿之中,对吧?”“对,此事十大宗门的核心大能,谁人不知?但还是那句话,你们就算是得到了,也不能修行,至于想要毁去,那更是不可能,丹殿是绝对不会答应的。”端木炎极为直白的道。柳穆看了他一眼,突然道:“为什么要毁去?如此功法,毁去岂不是可惜了?人族能够修行的体质,的确很好,万年难得一遇,但这并不代表就没有人可以修行了。”端木炎目光一闪,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突然就变了,他道:“莫非,你们的目的,其实是这本功法?”柳穆笑而不语,只是捋了捋胡须,继续喝茶。端木炎心中却是蓦然一沉,他知道,柳穆不善于撒谎,既然对方不话,那就意味他这句话算是猜对了。只是,端木炎可以确定的是,整个南域之中,如果有人能够修行的话,那只可能是叶白,因为所有人都很清楚,这门功法对于赋和体质的要求有多变态。“莫非,你们想与那些怪物交换?”突然,端木炎站了起来,他悚然一惊,忍不住匪夷所思的盯着柳穆。柳穆却是坦然道:“不错,我们的目的,正是与那些怪物交换,不过你可以放心,我如意宗作为南域的第一宗门,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只为了自己的利益,与他们交换,不过是希望在此次兽潮中,保存南域火种罢了。”“呵呵呵,好一句保存南域火种,柳穆,若是我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我知道了,那无论如何,我都会阻止你,只要我端木炎还有一口气,你想做这种交换,那绝对不可能!”端木炎的面色肃然,语气严峻,他沉声道:“你不是不知道这种交换意味着什么,那些怪物一旦不受控制,那就是另一个妖神,你确定我们要平白无故的制造一个无法抗衡的敌人?”柳穆摇摇头,不急不缓的道:“你不用这么激动,那些怪物是看不上南域这方寸之地的,他们脱困之后,想的自然是离开这些,况且,他们其实根本不用受到那些规则的束缚,所以,他们可以离开。”“若是他们不肯离开呢?”端木炎冷哼一声,慢慢站了起来,身上,却是弥漫着一股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强大气息!狂风烈烈,吹打在两饶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