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本章更新时间:2020-04-10 18:00:46
    “这位客官,请问您是打尖儿还是住店?”一个干净清秀、温文有礼的店小二,不亢不卑地向我问询着。

    我没有说话,仍摆出一副不苟言笑很是挑剔见过很多大世面的样子,其实心中已在讶异:此等品貌的人才,怎堪为区区一名店小二?

    不过,谁让这里就是传说中的浮屠客栈呢!

    任何人的存在,任何事的发生,在这里仿佛都是合理的。

    “打尖如何?住店又如何?”

    小二合手一揖,很有几分读书人的斯文做派:“如是打尖儿,我就能招呼您;如是要住宿,还需得我们老板定夺。”

    我先拣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下来,将随身佩剑和包袱搁置到桌上,给自己斟上一杯茶,缓缓问道:“怎么?你们开店做生意不就是希望客似云来么?难道你们老板还有因为看不上主顾而将他们赶走的前例?”

    嘴上虽这样问着,心里却明镜似的:“果然跟老李说得一模一样。”

    小二抿嘴一笑:“我们老板古怪的地方多着呢!”他没有正面回答我,但是平静如湖水般的眼眸中不经意流露的一丝微澜却被我捕捉到了——原来如此,我是说如此人物怎会只做一名供人驱使的店小二,想来这位老板定是如老李所说的“娆韵天成,媚态自生”,才使这仪表不俗的少年不舍离去。

    “我既要打尖儿,更要住宿。你们老板现下在何处?”

    “她此刻正在梳妆呢!可能……”

    “哦,那估计有的等。”我直接帮他讲完下面的话。

    女人,梳妆利索的也要一时二刻,磨蹭的怎么也得二三时辰,何况还是个漂亮的女人。

    “那好,你先给我来一碟龙井虾仁,西湖醋鱼,瑶柱蒸蛋,蟹粉狮子头,再温一壶玫瑰清露。我边吃边等。”

    小二沉吟道:“客官可是江南人士?”

    我点点头:“不错,我家乡是江州云何县的。”听他提到江南,我心里“咯噔”一下,好不容易经过这几个月的游历平复下来的心境仿佛又被搅乱了,我极力让自己镇定一些,向他挥挥手道:“莫再多话,你速速去吩咐便是。”

    小二报以温和一笑:“好嘞!可巧最近招了一个厨娘,烧得一手好江南菜,客官您稍坐。”

    我不再理会他,径自望向窗外,几树火红娇艳的海棠正是开到荼靡,艳光纷呈烂漫,与那倒映在湖泊中的云霞似是连成一片,将整个湖水都染红了,湖面上一对雪羽红喙的水鸟并游嬉戏着,很是生动有趣。

    一阵秋风袭来,激得屋下檐铃“叮当”作响,携来清香拂面,也击打得落红无数,落红逐水而流,却不知流向何方,最后是化作春泥,还是陷于污淖。前一时还艳光夺人,下一刻便衰败残落。

    开到荼靡花事了,鼎盛之末,却也是衰亡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