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快乐小说网 > 都市职场小说 > 一次回眸一生情最新章节 > 第七十一章:总有一天我会补我回来的

第七十一章:总有一天我会补我回来的

本章更新时间:2020-04-16 18:00:46
    我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去,在马路上漫无目的逛着。回家吗?我现在不敢看到希澈的脸,完全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可是除了家,我还有哪里可以去?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可怜,连可以说心事的朋友都没有。

    最让我伤心的人却是元佑。他不是信誓旦旦地告诉我,他和初云的问题不会影响到他和我的感情吗?转眼之间,他就和初云抱在一起了。我一直那么相信他,相信他不会爱上初云。可他刚才那种深情的目光,我甚至不愿去回想,一想到就觉得有把刀割在我的心上,不断地流血。

    为什么会这样?我不是得到了幸运精灵的眷顾吗,为什么喜欢的人还是会被抢走?还是我真的太倒霉了,倒霉得连希澈也帮不了我?

    泪水从我的眼眶中汹涌而出,今天的我,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人。

    这时,我感到一滴不属于泪水的水滴落在我的脸上,我抬起满是泪痕的脸,却看见天空中淅淅沥沥落下的雨滴。

    居然下雨了……

    原来电视里的情节是真的,主人公最落魄伤心的时候,老天爷都会很不讲理地落井下石,降下大雨让主人公更悲惨一点儿。

    我环顾四周,空旷的街道上连躲雨的地方都没有。突然天上降下一道惊雷,倾盆大雨顿时朝我倒下来。

    我的身体已经全都湿了,又冷又累。这里是什么地方?我的视线费力地穿过晨晨雨帘,发现自己居然走到了家附近,此时正站在楼下的街心公园里。好冷啊,我好想回家!那时希澈生气离家,也是这么冷,这么渴望回去吗?

    希澈,我无法理解此时心中那复杂的情感,所以我选择逃避。我不敢回去面对,只好来到公园的秋千旁坐了上去。

    记得小时候,每次我心情不好就会一个人来公园荡秋千,荡着荡着就会忘记烦心的事。等我笑着坐在秋千上玩时,爸爸就会悄悄出现,那么,还会有人来接我吗?

    我茫然坐在秋千上摇晃着,雨水混着泪水滴进我的嘴里,又咸又苦,就像我现在的心情。

    突然,我感觉头上的雨水消失了,抬头一看,居然是一把熟悉的小花伞。啊,难怪觉得熟悉,我也有一把这样的小花伞嘛。

    我茫然地朝旁边撑伞的人看去,顿时愣住了。希澈举着伞放在我头上,而他自己却早就被雨水淋湿,湿透的衣服贴在身上,胸膛急速起伏。

    雨水顺着他的脸狭淌下来,他急促地呼吸,像是奔跑了很久。难道他一直在找我吗?在这个被雨水包围的城市里,一直寻找着我吗?

    我看着他满含担忧与深情的眼*,感觉到阵阵暖意。原来我还没有被人抛弃,原来还是有人在乎我的。

    可是,我很快想起了希澈那扰乱我心湖的吻,顿时慌乱起来,连眼睛都不敢直视他的脸。事到如今,面对他那浑身湿透的样子,我如果还不明白他对我的感情,那我一定是笨蛋了。但我呢?我的心依然想纷乱的线团一样理不清楚。

    “橘子,回去吧。”

    许久,我终于听到他的声音。那种带着淡淡沙哑的性感的声音,令我慌乱的心平静下来。我抬起头看他,希澈温柔得能滴下水的眼睛,仿佛在告诉我,无论我怎么做,怎么说,他都会包容我,理解我。

    顿时,哪些缠绕着我的痛苦的事都被我丢到一边了。

    “希澈,你根本不是我的幸运精灵。”我居然扬起嘴角,和他开起玩笑来。

    希澈的眼中闪过一抹哀痛。此时,我的身体失去了力气,往后倒下去。温暖而安全的感觉从我的背上传来,同时包围了我……我终于找到了可以回去的地方。

    我就这样晕倒了吗?这是我在床上醒来后想到的第一件事。接下来我就惊奇地发现,我身上的衣服被换过了!湿透的衣服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温暖干燥的棉布睡衣。难道是希澈帮我换的?

    我的脸又红透了。他平时占我便宜就算了,现在我明白了他的感情,更加难为情了。该不会他以前对我动手动脚的那些事都是故意的吧?比如睡在我胸口什么的……

    我心情复杂地走出卧室,却发现房间里找不到他的人影。立刻我就心慌起来。他是出门了,还是躲起来不敢见我?还是怕我怪他昨天的事,于是偷偷溜走,再也不回来了?

    我的确还在为昨天的事生气,但如果希澈永远不会来的话,我一定会难过死的。元佑已经不要我了,如果希澈也离开……

    我不是拿希澈当替代品,而是除了他,我想不到还有谁能成为我的力量,让我有勇气面对元佑的背叛。

    就在这时,我听到敲门的声音。

    “希澈!”我连忙跑去开门,因为太激动,连通过猫眼确认外面的人是谁都没有做。可是开门的时候,我却看见了初云和白清的脸。

    我意识到不好,连忙想关门,但白清却把手抵在门上,用力挤了进来。我一个重心不稳跌在地上,而白清和初云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眼睛里是失去自我的狂热光芒。

    “你们想干什么?”我害怕地看着他们。

    在他们眼中,我好像成为了一只猎物,还在瑟瑟发抖。

    他们没有回答我。初云朝白清使了个眼色,白清突然伸手把我从地上拉起来,扯着我朝客厅走去。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这样做我可以报警的!初云,你让他住手!”白清不说话,我只好向初云求救。

    可是初云看我的目光更加凶狠,她瞪着我,仿佛要把我生吞活剥才能泄愤。

    “你想报警吗?好啊,那正好可以让所有人都看清楚你这个卑劣的人。”

    “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听不懂!”初云疯了吗?她找人伤害我,还说我卑劣,根本就是颠倒黑白。

    白请把我按在凳子上,手中多了一捆绳子,一圈圈把我绑在凳子上。

    “住手,白清,你们想干什么?”我更加害怕地大喊,可是没有人听到我的呼救。

    “你最好马上解开元佑身上的咒语,不然我烧死你!”初云拿出一只打火机,凶狠地说。

    什么咒语?那是什么东西?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什么咒语,我根本不知道!”我的解释是徒劳的,初云和白清根本就不相信我的话。

    在我解释的时候,白清已经彻底把我绑好了,他残忍地瞪着我,想看着待宰的猎物。我无助地摇头,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过。

    我知道,这两个人真的会伤害到我!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你对元佑做的那些事,真的以为我不知道?”初云狠狠地瞪着我,语气异常愤怒。

    “我没有对元佑做什么啊。”我的声音止不住颤抖着。初云的眼神却更加恶毒。

    “你说谎!你没有对他做什么,他怎么会跟你交往?”

    “元佑跟我交往,是因为他喜欢我啊。初云,你到底想干什么?”我恐惧的眼泪**的眼眶中止不住地往外涌,我的声音也变得嘶哑。

    “不是的,不是的!元佑喜欢的是我,他怎么会无缘无故爱上你?"初云激动地反驳我,”你以为你做的事神不知鬼不觉吗?我告诉你,我和元佑早就偷偷交往了,如果不是你在他身上下了咒语,他怎么会突然变心?“

    我在恐慌中愣住了,瞪大了眼睛。元佑和初云交往?这则么可能呢?元佑从来没有跟我说过啊,学校里也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件事。

    “初云,你在胡说什么?原有跟你只是普通朋友。”

    “你住口!”初云激动地对我大吼,她的眼神是那么恶毒,却又有着无法解脱的哀伤,“元佑是喜欢我的,一直都喜欢!”

    我似乎能感觉到初云的无助和疯狂。她怎么会变成这样?昨天我看到她和元佑在一起,如果要伤心的话,也应该是我伤心啊。可她的反应,却比我更难过。

    我突然觉得委屈起来;“不管元佑喜欢的人是谁,都已经不重要了。你已经得到他了,为什么还要到我家来伤害我?你觉得我还不够悲惨吗?”

    “哼,你就是仗着自己对元佑下了咒语,才敢说这种话的!”初云轻蔑地瞪着我。

    我更加迷惑,她说的咒语到底是什么啊?

    “少摆出一副受害者的嘴脸。我和元佑一年前就已经相爱了,两家的家人也都知道。可是因为我们的父母关系不好,他们都反对我和元佑在一起,我们只好偷偷来往。元佑答应过我,他会永远爱我的,可是你却抢走了他。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

    初云失控的表情变得更加迷茫,狂热的眼眸染上一抹水光,很快泣不成声。

    “初云,你别难过。元佑只是被她施了咒语才做出那么多让你难过的事,他的心还是爱你的。只要我们把这个魔女的咒语解除,元佑就会好起来的。至于她嘛,她做了那么多坏事,就算我拿她做一点儿研究也不算是做坏事。”白清不还好意地打量我,那种眼神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你们都疯了吗?我不是什么魔女,我也没有对元佑下咒!”我拼命挣扎着解释,“昨天在更衣室,元佑已经选择了你,这还不足以证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