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快乐小说网 > 都市职场小说 > 借着朋友爱你最新章节 > 第五章 推开你是我迫不得已的选择

第五章 推开你是我迫不得已的选择

本章更新时间:2020-04-16 21:00:55


    “李姐,早啊”,一个圆脸可爱的女孩探出头笑眯眯和她打招呼。

    “小唐,早”,李淼平淡的回答。女孩是她的书记员,一个年轻活泼的女孩子,说起来和李淼还有点渊源。她的堂哥唐胥是李淼的大学学长,在老乡会上相识,现在是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因为工作上的关系,李淼和唐胥这些年关系比较亲密,唐胥的小堂妹大学毕业来到李淼身边当书记员,这里也多多少少和两人的交情有关系。

    李淼对自己的书记员没有太多要求,能做的事尽量自己完成,和案子有关的任何事她都谨慎小心,这是法律人的敬畏之心。小唐每天都做着打印东西,整理资料或者给李淼带饭之类的杂活。两个人在办公室很少说话,李淼很忙,或者很多时候不在办公室,她和书记员的关系也是不远不近。

    这天的小唐似乎格外热情,她拿着一盒巧克力放到了李淼的桌子上,神秘兮兮的说:

    “姐,你猜这盒巧克力谁给的?”

    李淼翻看案卷,眼皮都没抬,说道:

    “你哥,唐大律师。”

    “姐,我哥说他明天就回来,今天先送个礼慰问一下。”

    李淼翻过一页,继续说:

    “他这大律师还真是闲,搞得我受伤和他有关一样。”随手把巧克力一推接着说“我受伤了,摄入糖分会恢复不好,你吃了吧。”

    小唐撇撇嘴,“我不吃,正在减肥。”说完就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打字,一句话都不说。

    李淼有点烦,唐胥真的是她遇到的最固执的人。她知道他的意思,可是不来电的人相处再久也不可能日久生情啊。她又想到了一个人,挺拔的身姿,冰凉的温柔……。她苦笑,想到那年他陌生的眼神,让她不敢回忆的声音却不断响起,她的脖子又开始痛,仿佛伤口自己裂开,诉说那些年少时的伤痛……。

    ……

    “李淼,好久不见哦。”曹成拍拍身上的雪花,脱了外套,坐在了李淼的身边。大一寒假是高中朋友聚会的时候,离开熟悉的同学去陌生的城市上大学,几个月不见,大家格外想念,便提议和高中的朋友聚会。李淼其实在高中没有太多朋友,曹成和她坐过同桌,关系相对熟悉,便也去了。

    “嗯,好久不见,曹成”。李淼浅浅一笑,顺口接到。陆陆续续大家都到齐了,大概有八个人,都是高中同学,李淼大多认识。没想到曹成也叫了别班的朋友,有一两个同学她有点记忆模糊,于是话更少了,只低着头把玩着水杯,听着他们讲自己大学的精彩生活,过了很久,李淼觉得有点闷,悄悄退出去外面透气,和不熟悉的人聚会真的让她难受……。

    李淼站在走廊尽头,看着窗外的满天飞雪,眼神捕捉一片雪花,看着它慢慢飘落,然后再捕捉一片……。她觉得有趣,不知过了多久,她觉得身后似乎有一道目光,转过头,她呆了……,永远挺拔的身姿,一身休闲装扮,180+的周顺尧挡住了她的视线,她觉得眼前模糊,也看不清周顺尧的表情。对面的人身体僵硬,周身气场和窗外的天气一样寒冷,他手臂上挂着室外穿的羽绒服,显然是进入室内很久,羽绒服上的雪融化成点点水珠。

    李淼全身血液被冻住,想见的人就这样猝不及防的闯入了她的视线,她激动、发抖却又胆怯、害怕。李淼想要逃离,但是又怕自己后悔,就那样呆呆地站在原地,眼睛不眨地看着周顺尧越来越近的身影。周顺尧走近,他眼神灼灼,看着李淼,说出的话却让人冷的发颤:

    “李淼,你在怕什么?”

    李淼脖子一缩,不自觉裹紧了身上的毛衣,双手绞在一起,显示出她内心不安。这就是她讨厌毫无准备的事情的原因,这让她慌乱,失态,甚至是做出不顾后果的事……。

    “我……怕……什么。你……又不是洪水猛兽。”李淼虽然害怕,嘴上依然不饶人,尤其是面对周顺尧的时候。

    “呵……,我不是洪水猛兽,那你为什么不来?”,周顺尧嗤笑一声,似在嘲笑她蹩足的理由,亦或是自嘲他的卑微。

    李淼彻底被冻住了,她感到好冷。周顺尧的话给她灌了一阵凉风,本就是她对不起他,提起往事,她却觉得委屈。周顺尧不该问她,他懂她的骄傲,懂她的追求,就该明白当时她的绝望和不甘。李淼咬咬嘴唇不说话,手指绞的更紧。

    周顺尧也沉默地看着她,遇到她本就是一场意外,他却要固执地等到她的解释。他要她明白当年的周顺尧多么骄傲又多么卑微。

    他低头看着她,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脚,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两个人不说话,在漫天飞雪的映衬下,仿佛两座没有生命的雕像。

    ……

    李淼深吸一口气,抬起头,认真看着周顺尧,脸微微发红,低声说:

    “周顺尧,我们的关系可以更近一步吗?”

    这回轮到周顺尧呆了。他仿佛听到了心脏要冲出胸腔的呐喊声,眼前的人变成了模糊的倩影,唯有略带羞涩的眼神让他心底柔软。他很想抱她,想把她搂在怀里,想把她放在心底深处珍藏。她是他年少时的梦,是他青春岁月里不可或缺的丽色。

    但是他眼底的喜色一闪而过,面色从激动的潮红变成了苍白,像是承受了莫大的痛苦,他的整个身体颓败,挺直的脊背看起来很僵硬,他呼出一口气,攥紧手,短小平直的指甲深深陷在肉里。他的眼神穿过她,看着窗外的飘雪,一字一句,清醒又冰冷的说:

    “李淼,我们只做朋友,其他的,还是算了吧。当年你也是这样说的。”

    李淼蓦地抬头,直勾勾看着他,她似乎不相信,他这是拒绝了她?

    李淼眼眶发红,努力忍住快要落下的泪,在腿上狠狠拧了自己一把,很痛,原来不是梦啊,那为什么他拒绝了她呢?李淼内心深处笃定,周顺尧不会拒绝她,永远不会。这一点今天看来似乎是她的错觉,她终究高估了自己,高估了他们的过去。

    李淼不敢再看他,多看一眼便要落泪,她不想让他看到,这让告白被拒绝更让她难堪。她撇过脸,用手理理头发,不动声色将流出的泪水拭去,盯着墙上的油画发呆,似乎沉浸在画里……。

    周顺尧看着她,眼神矛盾心疼。如果可以,他不会拒绝她,谁会拒绝自己青春年少时心动的人呢?即使他们很久不见,她依旧在他梦里,在他无数个快要撑不下去的夜里给了他勇气。如果可以,他也想像地方大学的大学生一样,带着自己喜欢的姑娘,看遍这精彩的世界;他也想和她大方谈一场恋爱,共同努力,一起成长,邀请彼此分享过去和未来;他更想和她从年少走到年老,用余生的陪伴度过这难熬的生活……。

    可是他不能,人总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他得到了信仰和理想的慰藉,却注定要推开心动的她。或许在普通人眼里,理想和爱情并不冲突,甚至可以互补,但是他不是普通人,他肩上不再是儿女私情、父母天伦的责任,而是家国大义、热血报国的军人担当。我们没有生活在和平年代,而是生活在了和平的国家,而总有一群人为了这份和平牺牲了小爱小家。

    此时的周顺尧仿佛有了壮士断腕、荆轲刺秦的悲壮之感,自古忠孝两难全,而此时他的理想和爱情两难全。李淼凭什么为了他去牺牲?他又凭什么要求李淼为他守候?她是个骄傲又固执的人,没有谈过恋爱,认定他就会义无反顾坚持到底,而他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教导员的话时刻提醒着他:

    “在座的各位学员,个人感情问题我们不做特别强制。有对象的,不建议分;没对象的,也不建议谈。你们的身份特殊,地方人员和你们谈恋爱会很辛苦,在自己未来不确定之前,不要随便给人家女同志承诺。你没资格也没能力。”教导员在开学典礼上一针见血道出他们的无奈与苦衷。当时的周顺尧听到这席话,心里复杂却也认同。

    他有点大男子主义,在自己什么都给不了甚至最基本的陪伴也不能给她时,他不会贸然和她开始一场不确定的恋爱。即使在最好的年纪,他选择推开了她……。

    那天的周顺尧看着李淼,李淼看着画。良久,便默声离开。他连大大方方的道别都无法做到,想扯出笑容作最体面的姿态,可是他的嘴不听使唤。最后,却只能落荒而逃。

    ……

    多年后,看着李淼和一个陌生男子说话,眼神清亮,气质柔和,不时捂着嘴开心一笑。他依然能想起那年飘雪的寒假,她发红的眼眶、隐忍的泪光以及自己陷在掌里钻心的疼痛……。他后悔吗?周顺尧也不知道。

    作者的话:这章写的有点狗血,但是他当年就是这么拒绝作者我的,表白也是作者我先的,呜呜~(>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