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快乐小说网 > 都市职场小说 > 低调大明星最新章节 > 【144】怎么还不表白?

【144】怎么还不表白?

本章更新时间:2020-04-17 18:00:48
    在热心的学长帮助之下,张扬成功地带着林依然找到了艺术学院,然后又在漂亮的学姐帮助之下,找到了人文学院。

    大阶梯教室开完大会,然后再到小教室开进行第一次班会。

    人文学院共有中国语言文学系、历史学系、考古学系、哲学系、外国语学系五大系,张扬的特招通知书上虽未注明具体哪个系,但默认的就是中国语言文学系。

    随后张扬与学校联系的时候,也证实了这一点,于是张扬就申请能不能选历史学系。

    他选历史学倒不是因为感兴趣,纯属为了藏拙,鬼知道进了文学系,会不会整天被人要求作诗作词,或者要是老师、教授突发奇想,要他即兴作一首诗——能写出来还好,写不出来,咋整?

    退一步说,如果选择了历史学,哪怕他成绩差点,大家也不意外,毕竟特招的嘛,可要是选了文学系,到时候还比不过别人……

    当然,这纯属于张扬做贼心虚的防患于未然,哪怕他真选了文学系,就算成绩差些,除非他文学素养真的太差,否则基本不大可能有人真去质疑他是抄袭的。

    有音乐诗词双才子的名声在外,哪怕真有人来挑衅、质疑,他也可以装狂傲一些,嗤之以鼻或者回以讽刺,都不会有人觉得奇怪。

    才子嘛,不装那还叫才子?

    张扬选择的专业就是历史学,给出的解释是“对历史很感兴趣”。

    这一届历史学只有一个班,当然上一届、再上一届也是如此,班上共有四十人,十男三十女,比例正好一比三。

    辅导员名叫陈诗,不过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拘束怯场,面对年纪并不比她差多少的学弟学妹们言笑晏晏,温柔可亲,又绝不给人一种“这辅导员是个软妹子,很好欺负”的感觉。

    除了辅导员之外,还有两个从大二大三年纪选出来的班助,组织学生搬书、发书,忙完了,辅导员陈诗不早不晚,刚好到来。

    陈诗到来之前,两个班助已经提前向新生们透露了她的基本信息,本校博士生毕业后直接留校,这是第一年担任辅导员,更重要的是,长得十分漂亮。

    不论各大高校,人文学院和艺术学院一样,都是美女如云、群狼紧盯的地方,班上有几个女孩子颜值颇为出众,所以多数男生,包括张扬,听到两个班助的话,都没有太放在心上。

    班助夸辅导员的话,能叫话吗?

    直到陈诗走进来的时候,才意识到两个班助所说的「十分漂亮」——虽然已经十分,没有办法再高了,但当这个词变成形容词之后,这个表达简直太无力了好嘛?

    班上三十个青春洋溢的女同学瞬间黯然失色。

    陈诗博士生毕业留校,那么年龄应该在二十五岁以上,不过看起来,简直比班上好些女孩子还要更“嫩”,身高在一米六五左右,修长婀娜,凹凸有致,柳眉杏眼,颇为娇媚。

    虽然外形显嫩,又是第一年担任辅导员,但陈诗站在讲台上并无任何紧张、局促之色,温柔可亲,却绝不给人以「这个辅导员是个软妹子,赶紧欺负她」的感觉。

    自我介绍之后,陈诗略略闲聊几句,就开始主持班上学生进行自我介绍,按作为由后往前。

    张扬第四个。

    他站起来的时候,陈诗照例带头鼓掌,与班上学生一样,都带着些许好奇的表情打量着张扬。

    这时海鸥国际还不曾宣布张扬签约的事情,但即便如此,经过音超之后,张扬的人气已经不逊色于许多老牌歌手,知名度更要超出不知多少。

    说他是个明星,绝无人会有异议。

    不过对于在场这些人来讲,更重要的,却不是张扬身上的明星光环,历史学虽然不是热门专业,但班上四十人中,依旧不乏藏龙卧虎、心高气傲之辈。

    对于这部分人来讲,明星的光环远没有那么耀眼,反倒是「才子」的光华十分夺目。

    即便是再不关注他的人,哪怕不知道《同桌的你》《晴天》《东风破》,也知道《临江仙》。

    张扬走到讲台上,略一欠身,笑道:“辅导员好,同学们好,我叫张扬,来自青城……”

    说到这儿,觉得有些像是音超盲选时的自我介绍,有些好笑,而台下也有低低的笑声,不知道是不是有人也想到了这一点。

    “我是被特招进来的,原本是隔壁文学系,不过我更喜欢历史,就申请调过来了,专业知识跟各位肯定有差距,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希望大家能够多多照顾,有什么做得不好的、犯错的地方,也希望大家能够指出来。”

    张扬被特招的事情几乎妇孺皆知,这事没办法也没有必要瞒,所以他干脆把话挑明,摆低姿态,免得无辜树敌。

    华兴四年,不指望学多少东西,对于张扬来讲,人脉才是这里最宝贵的资源!

    张扬讲罢,教室里又一片掌声,也不知道是讲得好,还是长得好,他重新回到座位,并没有因为自己已经讲完而放松,很认真地听着每一个人的自我介绍。

    不是为了记住这些同学,而是让台上自我介绍的同学能够注意到他,觉得他很真诚、认真地在听,这就够了。

    “明天休息一天,后天周六,也就是五号,正式开始军训——任何人不许请假,除了身体有病,无法完成军训之外,任何事假,一律不准。”

    “请假没有获得我和教官的同时批准,即视为无故缺席,无故缺席一天,扣一个年末总评学分。”

    学生介绍完毕,讲述军训事宜的时候,陈诗特意看了一眼张扬,感觉关于请假之类的话,似乎就是说给他听得。

    张扬有点郁闷,因为他确实准备请假的,公司预定二十一号发布新专辑,还没录完呢!

    第一次班会解散之后,张扬陪着宿舍的另外三人在学校食堂吃了顿饭,然后就赶紧告辞,跟林依然一块回去了。

    途中互相讲述了一些班级、辅导员、宿舍的事情,张扬直接去公司,林依然去他家找哈哈玩。

    为了尽可能地在军训前多录制一些,张扬晚上直到近八点才离开公司,因而并不知道,就在他在公司录歌的时候,他在学校里面迷路的事情,就已经传遍了半个华夏。

    “今天是华兴大学一年一度新生报道的日子,华兴作为世界顶级学府,能够进入其中的无一不是天之骄子,都是同龄人中极为出色的人,其中有两人更是备受瞩目,就是不久前刚刚在音超联赛中获得了冠军的才子张扬,以及因《诗词大会》而广为人知的诗词才女林依然。”

    “张扬最初因电视剧《三国演义》片头曲《临江仙》作者的身份而被人们所知,后来参加《音超联赛》,是音超历史上第一个全程以原创音乐参赛的选手,张扬所写的众多歌曲中,其中有相当一部分,都是写给林依然的,比如响彻大街小巷的《晴天》《一生有你》。”

    “而有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晴天》并不是张扬写给林依然的第一首歌,而是《同桌的你》,张扬曾在青城二中的毕业欢送会上演唱了这首歌,视频被传到网上,如今已经有了八百多万的播放量,这首歌里的同桌,就是林依然。”

    “据二中学生透露,张扬和林依然自高一开始就是同学,林依然在《诗词大会》上也曾提起张扬,还背了两首张扬所写的诗……据两人的同学讲,张扬一直暗恋林依然,还曾向她表白过,不过遗憾的是,被林依然拒绝了。”

    “不论是从二中同学口中所指知道的消息,还是从张扬歌曲中表达的含义,都证明了这一点。”

    “不过也有人说,张扬虽然向林依然表白被拒,但两个人的关系一直都很好,这一点从《诗词大会》上林依然背张扬的诗词,也能看得出来。音超总决赛的开幕表演上,张扬更是和林依然一同演唱了中国风歌曲《千里之外》,网上有人爆料说,林依然非常喜欢中国风歌曲,张扬所写的第一首中国风歌曲《清明雨上》,虽然是为了缅怀已经去世的奶奶,但未尝没有林依然的缘故在里面……”

    “今天华兴大学新生报道,不少学生亲眼目睹,张扬和林依然同车来到华兴校园,疑似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

    “有些好笑的是,张扬和林依然似乎是第一次来到校园,都不认得路,两人一路询问同学,才找到各自的学院……”

    电视娱乐新闻里,长篇报道之中,配着似乎是学生用手机录制下来的画面,张扬和林依然同样上白下黑的衣着,向录制视频的人询问“艺术学院怎么走”……还看了一眼镜头。

    “哎,真是丢人!”

    方浅雪把夹来的菜放在碗中,长叹一口气,“都去过一趟了,居然能迷路……”

    张守一一边喝汤一边说道:“那学校确实大,迷路就迷路,这有什么?”

    方浅雪嗔道:“迷路没什么,但人家电视都播出来了,多少人都知道了?”

    张微道:“就是,说不定林依然爸妈也在看呢。”

    张守一道:“那不会,人家两个都是老总,哪有空看这个?”

    方浅雪没接话拆,吃罢了晚饭,正在收拾的时候,忽然又道:“你们刚看那个新闻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林依然的表情?我怎么觉得她好像认识路呢?”

    张守一“噫!”了一声,“这话说的,她要是认识路,还能让你儿子去找人问路?”

    “这可说不好。”

    “怎么说不好,她认识路还能装不认识?”

    ————

    林依然家中,苏徽看着电视中的娱乐新闻,有些疑惑地看着林依然,“你去过几趟了,还不认识路?”

    早就想要换台但未果的林依然只顾埋头吃饭,闻言白了老妈一眼:“袁叔叔直接把车开进去,我们两个都没有注意到下车的地方是哪里……没有坐标,就不知道该往哪里去了呗。”

    林沧海撇嘴道:“你就不该跟张扬一块……”

    苏徽、林依然和孔姨三人同时看向林沧海,刚加了一筷子苦瓜的林沧海语速都没变,继续说道:“……去问路,让他问清楚怎么走,然后带你过去不就行了吗?”

    苏徽没理林沧海的言不由衷,想了一想,问林依然:“你们两个现在什么关系,就一块出现在校园里了?”

    林依然正在夹菜的动作一滞,放回碗里,低头吃菜,轻声答道:“就还那样啊,他公司现在没安排司机,找了一个,但得过两天才到,我去看猫,就顺路一块去学校了嘛。”

    苏徽表情如常,也夹了一筷子苦瓜,放到碗里,挑了一小块放入口中,一边吃一边淡淡地道:“总跑过去也不大好,不如把猫抱回来养吧。”

    林依然抬头瞅瞅老妈,眼波盈盈地一瞥,迅速地又低下头,“不用啊,它在那里挺好的,都已经习惯那里了,再抱回我们家,还要重新熟悉。”

    “重新熟悉就重新熟悉呗。”

    苏徽夹了一筷子苦瓜,却只吃了一小块,剩下的都夹给了林沧海,语调好似一条不见半点起伏的直线,“不适合的话,早晚都要换个新的地方,早点换,早点熟悉。”

    林沧海看看自己碗里的苦瓜,瞅瞅媳妇,再瞅瞅闺女,埋头默默地吃饭。

    “它在那挺好的啊,怎么会不合适?现在都长大好多了。”

    林依然搁下筷子,推了推碗,站起身来,“我吃饱了,你们继续吃吧。”

    林沧海忙道:“你才吃多少,再吃点!”

    “我不饿,吃饱了。”

    林依然应了一声,头也不回地上楼,等她的身影消失,楼上似乎有隐隐的关门声,林沧海这才叹了口气,也把筷子一搁,望着苏徽,半晌不语。

    苏徽也搁下碗筷,面无表情地回瞪望着他。

    夫妻俩大眼瞪大眼,孔姨也不劝,坐在旁边自顾地吃饭,低头的时候,脸上似乎还有隐约的笑意。

    “好好的,你说这个做什么?”

    林沧海终于还是率先开口,“她马上就要军训了,这个时候闹脾气不吃饭,能扛得住吗?”

    “能。”

    苏徽淡淡地应道,“明天早上也不吃,也没什么大事,真在操场上饿昏的话,还能请个病假,逃几天军训。”

    “这是当妈的能说出来的话?”

    林沧海眼睛瞪圆,像是被媳妇气得要脑袋冒烟,“是你亲闺女吗?”

    苏徽嘴角一挑,拖着尾音“哦”了一声,“我到今天才知道,依依还有个亲妈?你跟我说说,她在哪呢?”

    林沧海也不说话,站起来就往楼上走,“不吃了!”

    苏徽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转头问:“这次是真不吃了?”

    “我就算是饿死,今晚都不吃了!”

    林沧海正要负气上楼,却听一阵脚步声,林依然又下了楼来,不由奇道:“怎么又下来了?”

    “又饿了,再吃点。”

    林依然鼓了鼓腮,朝老爸甜甜一笑,没有半点反复的自觉,“爸你这么快就吃完了吗?”

    “不小心手上沾了点油,我去洗洗手……”

    林沧海干咳一声,不往回头叮嘱,“等下还吃呢,别把我的碗收了啊。”

    父女俩在苏徽又是好笑又是好气的眼神注视下吃罢了晚饭,林依然怕老妈又说什么,赶紧上楼,到琴房弹琴,却总有些神思不属。

    都这样了,张扬怎么还不表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