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快乐小说网 > 都市职场小说 > 社畜的诞生最新章节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第一百四十九章

本章更新时间:2020-04-17 21:01:49
    林逸树不知道自己的这点小成就有什么好分享的。一个大学毕业的人找到了工作不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嘛,这就是林逸树那会自己心里在想的事情,如果把这事情写到信里,分享给他们,他们怎么能够感受到这喜悦呢?这不过是一件稀松平常的小事,更不要提自己有了宿舍这事情,对林逸树很好,对他们可能就没什么。

    陆帆家里做生意,做到多大林逸树不知道,但起码可以让他不出去工作回家接班就好了;钱波现在可以待业在家安心备考公务员,就算他爸妈对他有很大意见那还不是可以脱产考试;伶仃现在正在英国不知道哪里的大学上大学,海归这名词在林逸树心里就是高贵的象征。自己的这点小小成就说出去恐怕会贻笑大方了,不过是找到了工作,不过是找到了工作。

    林逸树小小的喜悦难登大雅之堂,他放弃了写信这事情。还不够,是林逸树给自己现阶段下的定义,不论是成就还是成长都还不够,什么都没有的林逸树不配在信笺上留下自己的名字,哪怕是分享喜悦都不行。

    林逸树很少伤感,不是他没有心,而是他很少思考过自己,思考周边的人,等他回头来看的时候发现自己就是潮水退去没穿裤子的人,光着屁股站在马路上等着被车撞。

    光秃秃的床板就和林逸树的心情是一样的,光滑但什么都没有。没有宿友孤身一人、朋友零落独自前进、父母在乡千里之外。就连“伶仃”这词在林逸树这里都激不起波澜了,这会只有孤苦伶仃的意思,心境就是人所能看到的具现。

    写了一封信,那封信上写了满满一页还不够,全是林逸树的心里话,做梦的人原来也会笑。

    醒过来,林逸树腰酸背痛,硬板床的好处就是帮人直一直腰板,坏处就是腰板与床板的较量腰板不会一直赢。

    和城中村相比,最大的不同就是起床没有了林淑林嫂准备好的早饭了。林逸树也不是很怀念他们的饭菜,平淡无味不放辣椒,都不像是一个旮旯里出来的人。在他们家乡大家都很爱吃辣来着,这林淑林嫂做的菜就很寡淡。没品味的林逸树对粤菜一直不感冒,可能这也是为什么林逸树难登大雅之堂的原因吧。

    不过现在好了,他坐公车去上班更快了,这宿舍是在五湖小区里的几栋楼房,下楼林逸树看着小区公共区域里面的绿岛,小卖部,左看右看看,有了。

    林逸树看到了早餐店,有一家卖包子的店,新鲜出炉的热气从蒸笼里喷薄出来,隔着老远就能闻到面粉香气,太赞了。

    “老板,两个肉包。”林逸树在队伍的最后排了好几分钟总算排到他了。“五块钱。”老板打开蒸屉从里头夹出两个又白又圆又大的肉包子。林逸树听到价格感觉有些贵了,他在城中村吃肉包一般也就一块钱一个,最贵的也就一块五。不过一个公交站的距离,包子的价值涨了一块钱整。

    贵还是得吃,不吃早饭上班比多给一块钱更糟糕,生活就是这样,不是在做一个好与坏的抉择,更多的我们不过是在两个糟糕的事情里面选一个不那么糟糕的来将就,多么遗憾。

    到了公司,方睿还在忙他的季报,没空抬头理一下这来了三天的小菜鸟。

    林逸树坐在座位上,第n次点开他的ppt,一开始揽着他肩膀带着他走近运营部的韩汾东部长到今天就没有在办公室里出现了,要么是猫在自己的办公隔间,要么就是拿着本封面挂着“康辉置地”四个大字的本子去开各种各样的会。

    上午还是一样,除了洗手间望出去的天空没有太阳,今天的天气是多云,小便的时间也比昨天慢了一分钟,林逸树无事可做。

    中午的饭菜,很不错,有个辣子鸡配上手撕包菜,都是林逸树爱吃的菜,汤也很不错。午睡睡着的时间也比昨天长了,更早的睡去更晚的醒来。

    下午林逸树想找方睿确认一下自己是不是还要看ppt,结果方睿不知道去哪里了,前面的卡座空荡荡的。韩汾东也在下午上班没多久就拿着本子消失在了运营部的门口。

    林逸树这下更加愁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了。没人看着,旁边的那些同事林逸树还没认识齐全,更重要的是平时看起来道貌岸然的同事们,这会看到领导离开了办公室。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旁边卡座的男人点开了一页全是红红绿绿的页面,林逸树在大学上课的时候上过一堂选修课,就叫做“股票投资指南”,老师上课讲的东西就都是这些花花绿绿的图案;左前方的女士就更直接了,网购的网页林逸树还是见过的,眯着眼睛跟着看了两眼,这女士在看一些家居用品;另外的两位离得有点远,但他们脸上的笑容告诉了林逸树他们绝对不是在办公,起码他们不会这么热爱工作。

    好吧,林逸树不知道咋的,自己也很快点开了网页,而不是ppt,大家都在冲浪,自己跟着冲浪应该没什么问题。就算被抓到了也不怕,法不责众嘛。

    上网冲浪真是个好东西,这是林逸树平稳度过下午后得出的想法,一个下午他就在网上这看看那看看的,看看那位明星出轨,再看看哪里又有莫名其妙的搞笑家庭伦理新闻。眼睛一睁一闭一个下午就也过去了。

    六点钟,林逸树打卡下班,这次就更快了,领导都不在,也就没必要在办公室里坐着了。说来好笑林逸树在冲刺打卡下班这环节,居然是整个办公室的最后一名,他的老同事们每个都跑的比他还快。

    回到宿舍也比昨天快点,准点下班的林逸树上了公车,公车居然比昨天还要空,看来大部分人都喜欢在自己的办公室陪老板加班。

    晚上要干的事情林逸树也想好了,也不是想好的,是他一定要干的事情,如果林逸树今天还不知道该去买一个松软的床垫,那他的脑子一定是秀逗了。

    “两百块,成交,要不要我给你送过去。”店长答应的无比爽快,他本来想着能卖一百块差不多了,意外的收获。

    林逸树听到这老板的回答,就知道自己又被忽悠了,哪有还一次价就能买下来的东西,如果商人都这么坦诚就没有无奸不商这说法了。

    骑虎难下,“好吧,那就麻烦你帮我送过去吧,就送到宿舍楼底下就好了,我先去吃个晚饭,帮我放宿管那里。”林逸树从包里拿出两张红票子的手都是颤抖的,包里就还五张,这里就去了他两张,剩下三张要挺到下个月发工资,林逸树还不知道康辉置地是几号发工资,这意味着他连怎么规划这三百块都不知道。

    店长二话没说就扛起床垫出门了,林逸树看着店长洒脱的背影,吓掉了下巴。哪有这样做生意的,人出去了店就这样开着。

    “算了,这也不关我事,吃个沙县回去了。”林逸树面临着可怕的消费降级,从一开始的鸡排加面包加兰拉降级到只有兰拉再到现在降级到去沙县吃一碗拌面。没啥原因,都是钱闹的。

    沙县还是很好吃的,本来说好只吃一碗拌面就好了,林逸树还是加了一份蒸饺。花生酱蘸蒸饺太美味了,根本停不下来。撸起袖子努力吃,林逸树十分钟不到就搞定了自己的晚餐,时候不早了,他得回去看看他的床垫了。回去还要铺床垫,洗澡,打扫卫生,吸甲醛,想到这些林逸树就头大。

    奇妙的事情就是这样的。林逸树在回去的路上,看着旁边的哪条路他都很有兴趣走进去探险看看道路的尽头是什么,是不是和他一样徘徊在路上的旅人,还是城中村里的老老少少,但他要走的路早已注定,能回到宿舍的路只有一条,其他的路可能也能回到宿舍,但为什么要冒这风险,浪费这时间呢?

    到了宿舍,林逸树看着宿管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背后就是他看上的那天蓝色的床垫,宿管阿姨双手叉腰,站在门口昏暗的路灯下面,不是什么好的预兆。

    “您可算回来了,这床垫你让那人送到我这是什么意思?”宿管来势汹汹。

    “那个,我只是让他送到宿舍这边来,我刚好有点事情要处理。”林逸树看到宿管这样子,秒怂,连自己是去吃晚饭也不敢说了。

    “我这也不是快递接收点啊,你们都这样搞的话,那我这里不就乱套了,就这么大点的地方,你们这些年轻人就不能自己搞清楚点事情吗?”宿管不依不饶,收个床垫对她来说不算啥大事。但是吧,平时也没什么人能给她这机会唠叨,坐在这里坐都坐烦了,刚好就拿林逸树来开刀了。

    “实在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没有下次了。”林逸树现在道歉倒是越来越熟练了,宿管帮忙收一下货物,到底算不算宿舍管理员工作职责内的内容,这公司也没有说。

    “我这就把它拿上去,您消消气。”林逸树选择性地闭上耳朵,架起床垫就跑,就让这宿管在背后唠唠叨叨吧,反正林逸树也没办法往心里去。

    到了宿舍,林逸树才知道那店长答应这么爽快的原因了,这天蓝色床垫背后有一大块补丁,是海蓝色的。“难怪那店里的灯光开的那么暗了。”林逸树回想起来,刚才在店里的时候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暗淡,他在逛的时候还在奇怪为什么这店不用更节能更亮的灯,用着那种老旧昏黄的灯。如果不是知道自己在深圳林逸树都要以为自己回老家了呢。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店长的阴谋。

    等等,林逸树越想越不对,这么坑的店是宿管推荐给他的,而刚才宿管的态度也很莫名其妙的,代收一个床垫有必要这么大火气么?事情清晰了起来,在林逸树心里,就是宿管和店长有见不得人的交易,赚他们这些刚来宿舍什么都不懂的人钱。

    林逸树在心里这个恨啊,自己什么都没做错,只是按照公司的安排到宿舍这里找宿管报了个到。到宿舍发现没有床垫,那相信宿管的推荐也很合理,谁能想到在床垫这种小事情上也会被坑啊,还是被自己供职的公司聘请的宿管坑了,都不知道找谁说理去了。

    更凸显林逸树的无奈了,钱已经给了,床垫在自己的床上了,宿管刚才也让自己成功闭嘴了。现在再下楼去找她发作完全没有道理,打碎的牙齿林逸树只能自己吐下去了。

    吃一堑长一智吧,林逸树念着这话才平静下来去洗澡,他不仅在乎那多花的钱,那点钱看着不多起码能让他升级到去吃兰拉而不是吃沙县了。更重要的是自己奉公守法照章办事凭什么要吃这一堑?这是林逸树想不明白的地方。

    再想不通林逸树也没空想了,他该睡觉了。洗完澡打扫完宿舍就到了他该睡觉的时间了,不然明天铁铁地迟到,迟到可是扣的真金白银的工资,不能再纠结了,林逸树窝着一肚子的火去迎接新一天的太阳了。

    林逸树想不到的是,他培训完上班的第一周,就进入了上班二十年的“老干部”行列了。被宿管坑了那天后,那整一周,林逸树就是重复他前几天干的事情。

    早上八点起床,下楼走出五湖小区,到小区外面两百米左右有个包子店,包子和小区里面的包子店包子是一样大的,但价格和城中村就一样了,一块五一个了,排队的人当然也多了一点。

    在公交站台就开始吃包子,上车了看有没有拿眼睛瞥自己,没人瞥自己林逸树昂首挺胸地吃他的肉包子,有人瞥自己林逸树就侧着身子背对着那人继续吃包子,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上次在办公室吃包子林逸树总算换来了韩汾东部长的“殷切”关照。

    十点半公司准时播放眼保健操的bgm,林逸树那会就起来去厕所拉第二泡尿,顺便打上上午第三瓶水,回去继续上网冲浪。大家都冲浪,为什么我林逸树不能冲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