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快乐小说网 > 都市职场小说 > 社畜的诞生最新章节 > 第一百五十二章

第一百五十二章

本章更新时间:2020-04-17 21:01:49
    “砰砰砰!!”敲门声变得更加大声了,林逸树气的要死,从天蓝色的床垫上弹起来,每下一级台阶就骂一句粗口。

    “等会,没有人教你要懂礼貌吗?这才几点就在这里敲门?!”脚掌触到地面,冰凉的触感就是火上浇油了。林逸树在心里想着怎么教训这个分不清白天黑夜的傻瓜了,就像周星驰电影里说的一样好了,扯出来绕着脖子转三圈。

    怒气冲冲打开门的林逸树在门外看到了熟悉的笑脸。“莽哥?怎么是你啊。”刚才想好的报复方法一下子就没了,林逸树没想到是个老熟人了。

    “这不是为了给你个惊喜么。”莽哥就没把自己当外人,揽着林逸树就往里面走,“我特地问了宿管你在哪个宿舍,有心吧。”爽朗的大笑让林逸树放心了,是熟悉的味道,是熟悉的莽哥。

    “咋的,想我了不成?”林逸树只有一把凳子,宿舍又没其他人了,看了看不知道怎么招待莽哥了,总不能让莽哥坐在地上吧。

    莽哥直接坐在了林逸树的桌子上,林逸树才想起,在塑仁大学的一四零四莽哥就是这么坐在他的桌子上的。“我真是老了,我都忘了莽哥你最爱坐在桌子上了。”林逸树摇了摇头,太久没动脑子,脑子都要生锈了。

    “想你?你这平板加上这路人脸,凭什么让我想你?”莽哥笑了,拿着枚硬币在手指间上下翻飞,这好像是个魔术,但更重要的是硬币。

    “莽哥,你这硬币和你送我那个?”林逸树爬上床确认了一下自己的钱包里面那枚硬币还在,没有被莽哥变魔术变走了。

    “两枚硬币是不一样的,虽然都是一块钱硬币,但给你的那一块钱是我最早的幸运币,这枚嘛就是后一枚幸运币了,应该算是亲兄弟了。”莽哥把手上的硬币向上一抛,在空中一把抓住。

    “硬币有血缘关系应该看序列号吧。”吐槽这事情就是人生中不可或缺的调剂品。

    “我找你肯定是有些事情想和你聊一下的,给你点小建议。”莽哥点了根烟,这次是万宝路了,不是红双喜了。

    林逸树发现了,莽哥只要和他在一起聊天的时候抽的烟就是万宝路,可能是蓝色的也有可能是其他颜色的,万宝路年轻人的爱。等在公司洗手间门口抽烟的时候,无一例外莽哥嘴巴上叼着的永远是红双喜,不爱抽,莽哥也还是抽着红双喜。

    “还是没抽习惯红双喜?”“其实还好,我现在对烟这东西没啥感觉,抽啥都行,万宝路对味道但是吧,红双喜也没那么难抽了。”莽哥回答的还是很迅速的,他是真无所谓了现在,抽啥烟不是抽。

    “行吧,你吃饭没?我点了个外卖,你不介意的话就得看我吃了。”林逸树记得时间是十一点。

    “吃过了,我就是上来找你聊聊天,我宿舍就在楼下,不过吧树子你有事直接发短信给我,我上来就好了。”莽哥在宿舍的时候就没了在公司的侵略性,说话也很慢了很多,烟也是一点一点地抽。

    “那莽哥,你找我是想说啥呀。”林逸树还是很在意莽哥找他到底有啥事,莽哥虽然每次说的话都很难听,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每次都挺准的。

    “你现在懂我为什么要和你说别和方睿学了吧?”莽哥就像知道林逸树要问什么一样。

    “嗯,有个同事跟我讲了,说睿哥那样干活不是很好,他解释了下原因。”莽哥总能知道林逸树想说什么想问什么。

    “对吧,方睿那样做对整个部门都没什么帮助,你应该不会想和他一样的,这也是我那会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事情原因了,他的思路是有问题,你不能这么想。更不能和他学,这样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你得更聪明一点才能在这公司站稳脚跟,明白了吗?”莽哥很满意林逸树的转变,没有和以前那么呆板了,很不错。

    “就算我明白了你的意思,那我要怎么做才对呢?他现在是我的上司,总不能不好好工作吧。”疑惑没有变小,涟漪越拉越长了。

    “嗯,我们可以巧妙的工作,不要那么呆板嘛。比如和你的其他同事学习一下,但又要和他们不一样,你不能被方睿发现。”这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我有点晕了,又要工作又不能和方睿学,所以我到底该怎么办?”没头没脑的问答堪称聊天中的第一号杀手。

    “嗨,这么点事情都理解不了你就不要说我们是同一个学校出来的了,你就……”莽哥话说到一半,电话响了。

    林逸树的午饭到了,中午点了个炸鸡饭,这电话号码见到没见过,“我饭到了,莽哥你等会。”林逸树接起电话,果然是餐馆小哥的电话。

    “没事,我要讲的事情也讲完了,你懂我意思就好了,我下午还约了靓女,就不打扰你吃盒饭了。”莽哥从桌子上弹起。

    林逸树看着莽哥,和塑仁大学那会没什么两样,莽哥还是这样子,洒脱潇洒,如果不是林逸树知道了莽哥在公司也会抽红双喜的话。“莽哥也会这样啊。”林逸树挂了电话,匆匆下楼去拿饭了,炸鸡这食物如果凉了,那层酥脆的外壳就会变成铁了。

    这只是林逸树周六的小插曲。

    转到方睿这边,他这周六在公司,没有办法补觉了,季报的事情只有他一个人在跟,没有人帮他的忙,这事情习惯了,一个月四周方睿至少有两周是要加班的,不管这活计是不是他的,最后总是会到他手里来,躲也躲不掉。

    周日就平稳了下来,林逸树在宿舍宅了一整天,大部分时间看手机玩电脑,小部分时间看看方睿给他的手册。手册上面的东西都是些方睿自己的工作经验,林逸树一开始还抱着敬意在看,被莽哥和高灰两相教育,现在看的很谨慎,他不想成为和方睿一样。那话是怎么说的来着?工具人。

    林逸树不想成为工具人,他想变得更强一点的,更厉害一点的,只是成为方睿。林逸树就觉得自己没有资格给陆帆钱波还有伶仃写信了,一辈子都没有机会了,林逸树想要更多。

    方睿就没想这么多了,他只想在深圳站稳脚跟,不会被这城市赶出去,仅此而已,方睿要的不多一点点就好了。可惜的是,康辉置地也没有把这一点点给到方睿手上,拿了三年的安慰奖,方睿都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稍微提一提职级,每次和韩总谈这事情都会被韩总说“下次一定”。

    下次一定,那也得有下次才行。这次永远是别人的,下次永远是方睿的,方睿也不知道自己能撑到什么时候。希望下次可以吧。方睿这么期待着。

    第三周的齿轮也开始转了。

    林逸树的第三周开始有事情要做了。方睿的季报完成了,韩汾东虽然因为季报上的数据有偏差,但还好,数据不是运营部的主要工作。

    韩汾东和其他部门的部门长们在会议上攻讦到底是哪个部门的问题,直到赵志良拍桌子各打四十大板,这些部长才消停了下去,大家都拿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办公室里,林逸树正面临着考验。

    方睿给林逸树塞了一堆的事情。林逸树现在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好,方睿给的活计和手册上面的有联系,但差的有一点点远,手册上都是介绍运营部企业经理的岗位职责,分配给他的活可是实打实的活计,有给周报ppt美化,也有给方睿修改下例会纪要,都是些行政性活计,但林逸树之前都没干过。

    “听明白了吗?就这些事情,是你这周要开始做的工作了,有不懂的就直接问我。”方睿把一周前就想交给林逸树的活丢了出去。

    “嗯,我知道了。”硬着头皮也要上了,这是林逸树的倔强,他和方睿夸下了海口,自己看了那只能先答应下来。

    林逸树抽空去上厕所的时候,又碰到了莽哥,说来奇怪莽哥跑到七楼来上厕所,真是件怪事。

    “莽哥,你咋跑七楼来了。”塑仁大学的一对好友并排站着小解。

    “到七楼交资料呗,顺便看看你这个呆瓜过的怎么样?怎么样?我的方法还不错吧。”莽哥尿的快一点,点了只红双喜就抽了起来。

    “不行,太难了,就算你们告诉我说不能学方睿,但这活总是我的,不干活我怕是要被开除的。”林逸树倒是很想偷懒,问题是工作就是跟着方睿干,如何做到即完成工作又不和方睿学,这才是重点。

    “拖,懂吧,厚黑学有个说法叫推手,你不能推但起码能拖嘛。”莽哥的答案就像是精心准备给林逸树的。

    “这怎么拖啊?要交的呀,莽哥。”拖延谁不会啊,问题是怎么拖延才合理,才不会方睿参一本。

    “明天都交别人的百分之五十就行了。”莽哥暧昧地笑了起来。

    “这不是一会就被发现,一直完成不了工作。”林逸树后悔自己期待了莽哥的答案了。

    “唉,此言差矣,你知道新人实习生最重要的是什么吗?是态度,你好好体会一下。我抽完这支烟和你讲。”莽哥抛出个问题,就沉迷在红双喜的世界里了。

    “我要知道还问你干什么。”林逸树嘟囔起来了,对莽哥的敷衍很不满意,但也只能等莽哥抽完他的烟。

    “你只要做些能体现自己学习态度的事情,慢点没关系的。”莽哥抽完烟给林逸树送了个答案。

    “哈?”工作完成的慢不就是算是态度有问题吗?林逸树没懂。“没懂。”

    “啧,你能力不够但是态度好就行了,懂我意思吧。”莽哥又掏了根烟出来,等他看到林逸树迷茫的眼神。

    “算了,不抽了,和你好好说道一下。”莽哥又把烟小心翼翼地塞回了盒子里。“是这样的,企业找员工要么你能力高创造收益,要么你态度好忠诚老实肯干活,企业愿意投资你,因为你未来可以创造价值。这好理解吧。”莽哥现在觉得林逸树蠢了不是一点点,这么简单的道理都要花这么久才搞明白。

    “你继续。”脸皮厚的林逸树无所畏惧。

    “你只需要选择后面那条就好了,谁让你现在没能力呢,就算人家方睿给了你学习机会,我看你现在也不一定会去学,那不如干脆一点不会就好了,剩下的就虚心请教当个舔嗯,你懂我意思的。”莽哥看了看手表。

    “我大概懂了一点,所以需要我装作不能干?”林逸树把自己的简单的理解向莽哥确认了一下。

    “什么装作,是你本来就不会。”莽哥翻了翻白眼,“送佛送到西,我就直说了,你现在就是空的水桶,方睿在给你倒水,你不能一下就把自己倒满,倒满了你就是方睿了,他的活计就都是你的活了,你不能这么做;但你也不能一直空着,一直空着公司也没法给你发工资,给你转正。”

    “对啊。这就是我纠结的地方。”林逸树想转正,但是方睿的道路被身边的人都说行不通,林逸树就开始害怕自己到时候和方睿一样天天加班,头发都少了。

    “唉,真的笨。你只需要拿个小汤匙每天挖一点水进去了,你要是过分一点拿个竹篮子来舀水也是可以的。这是个类比。”莽哥怕林逸树理解不了,特意说明了。

    看着林逸树呆滞的脸,“算了,你只要每天都干活,但是每天就只做个百分之一百分之十这样子,你做事效率低态度再好,你的领导也不好再给你多派活了,就这么简单。”莽哥的神奇理解震惊了林逸。

    “那,没有什么副作用吗?”林逸树感觉哪里不对,但照着莽哥的说法,这做法稳稳地没问题。

    “有啊,就是你上司对你的印象就是没用,但这缺点很好解决的。”莽哥喜欢卖关子的坏习惯也带出了校园,每次莽哥说话说一半看看这边看看那边就是跟人恶作剧,让人很难认真听他的建议。

    “别啊,莽哥,你别每次说话说一半啊,我还等着你的好办法拯救我呢。”脸越卖越不值钱,林逸树学会了这招,人不要脸天下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