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他喜欢的人

本章更新时间:2020-04-19 15:00:43


    居冉老家以风景优美景色如画而闻名全国,每年春天外地客自驾来看油菜花的游客络绎不绝,居冉的爸妈为了陪老人,就住在山脚下的小山村里,每天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把居冉送到了家,易云深和田睿便走了,美其名曰采风,居冉猜他俩多半下馆子去了,就易云深这么个死宅男,让他出门采风跟杀他差不多,也就只有美食,才能勾他出门。

    居冉风风火火拎着给全家人带的礼物回了家,她爸妈奶奶见她回来特别高兴,她妈妈把她打量一圈后说她瘦了,她爸捏着勺子站在厨房门口信誓旦旦说要趁这几天在家给她好好补补!

    但是居冉却没顾得上吃,她头一件事就是问她爸山上有没有什么能住人的房子,易云深就给她一天时间,他不喜欢住酒店,倘若她办事不利找不到可以让他落脚的房子,“那我就在你家门口搭帐篷”,他的原话是这么说的。

    于是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给易云深找房子,希望他赶紧去逍遥不要再烦她,她爸略一思考,说有,后山的山腰上有个砖瓦房,是采药材的村民搭的,方便上山下山歇脚,不过这两年日子好了,采药的村民没有那么多了,这个破屋子基本废弃不用了。

    “你问这个干什么?”她爸好奇问。

    “老爸你别问了,快找人带我上山瞧瞧。”居冉不由分说拉着她爸就往门外走。

    居冉心疼她爸伤愈,不想折腾他一个老人家,于是便让邻居正在读高中的弟弟带她上山,到了后山山腰上一看,这不起眼的石头屋就在云雾缭绕处,显得意境高远,若是住在那里每天看云卷云舒,还真有点世外高人的感觉。

    攀到山腰处走近一瞧,心顿时凉了一大截。这石屋真是破败地没眼看了,残破的墙上弯弯绕绕爬满了植物藤条,这石屋每天被风吹日晒雨淋,屋顶坍陷了一半,要是下雨就麻烦了,根本没法挡雨,木头做的门板已经烂了,勉强可以挡点黄鼠狼这种动物。

    关键是这后山还有豪猪这样的有攻击性的动物。

    居冉望着这破破烂烂根本没法住人的石头屋,心里只有一个问题:易云深要在这里修仙,该不会最后修到什么动物的肚子里去吧?

    发疯也要有个尺度,像这样的,就实在是有点荒野求生的意思了。

    居冉很伤脑筋,预感这个假期不得清净。

    山上确实是个搞创作的好地方,可是这一日三餐是很大问题,就他这样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男人,身边必须有个人伺候他吃喝,想到这里,居冉默默地祝福了一下田睿。

    可惜他忘了田睿一直是个爱放大招的好助理。

    她把照片发给田睿,也把恶劣的生活环境非常夸张地描述了一番,没水没电没屋顶,关键的是还没4G信号,她希望两人能打退堂鼓,谁知道田睿的对话框出现了ok的手势。

    “田睿我真的很好奇,易先生从哪里找来你这样的优秀助手。”居冉真是被田睿搞得猝不及防,“我是回家陪爸爸妈妈顺便增肥的,不是给你老板做送饭老妈子顺便还减肥的!”

    最可气的是,她送个饭还得爬山,易云深要是在这住两晚,她两天抵得上一年运动量了。

    “小姐姐你可以的,你看我老板那么可怜,没爸没妈平时关起门来就眼泪汪汪搞创作,你多疼疼他……”田睿在语音电话里痛呼。

    田睿就是个戏精,居冉不想理他,翻着白眼挂了电话。

    当天居冉就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屋子,还好一应家具还算齐全,晚上居冉在家心满意足地吃完爸妈做的爱的晚餐,带着打包好的保温盒心急火燎地出了家门。

    她这老妈子的命运是跑不掉了,刚到家就正式上岗了。

    晚上她爸烧的美食一样不落全给那对老板助手留了一大份,她老实跟她爸说了,有个作家朋友带着助手来山里采风,就落脚在那个石屋里,以后的这几天她都得给他们送饭。

    她爸虽然对那个作家好奇得要死,很想知道年不年轻,油不油腻,头发有没有秃,不过照顾女孩子面子,憋着没有多问,只让居冉一定要尽地主之谊,招待好远道而来的朋友。

    老板和助手对于她的招待没有给出口头的满意,他们的实际行动说明了一切。

    那么多菜,最后每个盘子都只剩下一点汤水,两个男人的胃口比这山上的豪猪还可怕。

    居冉严重怀疑:他俩不是来采风的,而是来祸害她家厨房里的鸡鸭鱼肉猪的。

    彼时他们正坐在石屋空地上,田睿在空地上搭了两个帐篷,易云深打算在这里住三晚。

    “唉,肉体好饱,灵魂突然很空虚。”田睿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惆怅一叹。

    “他还有灵魂这东西?”居冉收拾碗筷,随口问易云深。

    易云深轻踹了助手一脚:“没有4G,这小子魂都快飞了。”

    “啊啊啊我只想做一只社畜,我不想做山里的畜生啊啊啊我要玩手机。”田睿哀嚎。

    “再叫就把山里的野猪大爷给吵醒了。”居冉收拾碗筷,一边不忘吓唬他,“你们晚上还是进那个石屋睡,要不然明天打开帐篷就跟野猪大爷小眼对小眼了。”

    “这画面感也太强了吧。”田睿心有余悸地东张西望了四周,山上万籁俱静,指不定有几双眼睛透过树缝在观察他们这些打扰山上清净的人类,“猪大爷吃人肉吗?”

    “现在开始担心了?”居冉嘲笑他这城里人,“田睿这几天你多吃点,猪大爷准备养肥你再开宰呢。”

    “老板人家好怕怕,我们住酒店去吧……”田睿柔弱地看向他老板。

    易云深慢条斯理地掏出手机,信号虽然微弱但还是能打开几个APP:“新年新气象,吃完该找个新助理了……”

    世界终于宁静了。

    田睿像蟑螂一样恢复了活力,蹦蹦跳跳地进去收拾石头屋了,今晚他们要在屋里搭帐篷过夜。

    居冉收拾碗筷,易云深随意地把手机放在平地的石块上,背对着她眺望风景,居冉穿得多,蹲下来时外套不小心扫到了那个手机,手机“啪”得掉下来了。

    她下意识去捡。

    结果就看到屏幕定在了浏览器上,搜索栏上写着“如何向女生表白”。

    易云深这时恰好转身,见她把他的手机放在石头上,屏幕还是亮着的,顿时面露紧张:“你做什么?”

    “你手机刚才掉下来了,我帮你捡起来。”居冉面不改色地回答,手上也假装在忙碌。

    易云深大步流星地把手机拿过来,瞄了眼屏幕,有些烦恼地装进兜里,便不再看她。

    还好居冉是演技派,直到跟他们告别下山,都没让易云深瞧出一丝半点她心情的波动。

    她一到家,就把自己关进房间,抱着她的小狗抱枕,打电话给高一璇。

    高一璇也在休假,一听她说完,在电话里那头“啊啊啊”乱叫:“妈妈啊,那个要被表白的女生难道不是你吗?”

    “不可能吧,他公开说过有缪斯女神。”居冉下意识地否认!

    “往往不可能的事才最有可能啊!”高一璇开始快人快语地给她分析,“你想,他跟田睿跑到山里,难不成他要跟田睿表白?”

    “噗!”居冉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有点美,“说不定啊,好助手不就是应该在老板需要女人的时候做他的女人吗?”

    “姐姐我在努力给你脱单呢,别歪楼。”

    “好好,你继续。”

    “你想,先是霸占你的房,再是霸占你的床,现在都跟着你跑到你老家去了,还在网上搜怎么表白,这太明显了。”

    “刮大风那天我看到有个女孩进他家门了,结果那天晚上他就跟读者说遇到缪斯女神了。”她想起他上回找不到写作灵感,甚至不惜亲她找感觉,那回她就警告过自己不能再重蹈覆辙又自作多情。

    说不定他在网上搜如何表白,就是为了写作需要。

    “诶呦,有啥好猜的,直接问他不就好了,爱真的需要勇气......”说着说着就在对面唱起了歌。这通电话结束得不了了之,反正居冉和高一璇这对好闺蜜,谁也没有说服谁。

    田睿胆战心惊了一晚后发现这后山根本没什么有威胁的动物,就又满血复活了,除了第一次进居冉家有点拘束,后面几次他就自来熟地窜进窜出了,每天到点上居冉家拿一日三餐,顺便再给手机电脑充电,居冉每次听到他和鲨鱼姐打电话就不免感叹,这就是传说中的“奶狗”吧?

    看两个人打情骂俏的样子,她都想谈恋爱了。

    她的目光朝后山飘过去,也不知道那人谈恋爱是什么样子?

    居爸爸居妈妈一开始还以为田睿有可能是女儿的未来男友,每次田睿过来都好吃好喝的照顾周到,从家庭背景打听到职业规划,后来在餐桌上听田睿说自己有女朋友了,面露失望,结果田睿神来一句:“我老板还是单身呢,小姐姐脱单还得靠我老板,哎哟……”

    在她爸妈吃惊的目光中,居冉面红耳赤:“田睿你吃饱了就胡说是吧?”

    田睿嬉皮笑脸的,“我都是肺腑之言。”

    居冉拿他没办法。

    易云山在山上写《暗网追凶》的大结局,写得很顺利,据田睿说,每天日码一万,结局很可能这几天写完。

    两天后田睿说他第二天走了,鲨鱼姐突然找他说有事,接下来伺候他老板的活就郑重拜托给她了,居冉内心歪歪吐槽真是如胶似漆。

    结果倒霉的是,第三天竟然多云转雨,到了中午,这雨就根本停下来的迹象,反而越下越大。

    望着浸泡在雨水中的后山,居冉不免担心起独自住在山上的男人,住那么个破地方,这不是遭罪吗?

    发现自己的心情又回到了刮大风的那个晚上,因为牵挂他,心情七上八下不得安宁,她催促爸妈快点把午饭做好,她要上山看看去。

    “山路滑,要不爸爸陪你一起吧?”她爸不放心她一个女孩子爬山。

    “不用不用,我走慢点就行,没多少路。”居冉坚持不愿意她爸累着,况且易云深乍然看到她爸,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

    居冉披上雨衣正想出门,谁知手机响了,是易云深打来的:“我在山脚下了,你别上来。”

    “雨那么大,那你不是全淋湿了?”居冉很吃惊。

    “还好。”

    听到这个轻描淡写的“还好”,居冉就知道他淋成落汤鸡了,她心急如焚地跑到了山脚下,溅得裤脚全是泥巴,远处水雾朦胧处,一个男人昂然站在细雨中,因为他的出现,这山村也变得富有了诗意。

    居冉跑得更快了,她只想快点到他身边,把她手里的雨衣递给他。然后拉他走出大树下,“你不知道雷雨天不能站在树下吗?”

    易云深不说话。

    从没见他如此狼狈过,像刚从水里被捞出来,她气喘如牛地问:“你,你怎么下山了?”

    她晶晶亮的眼眸里全是对他的关心,这让易云深觉得不那么冷了。

    “一个人有点闷,下来透透气。”

    居冉知道他这人为别人着想时都是“润物细无声”的,他是不想她辛苦爬山路给他送饭,于是在午饭前自己冒雨下山了。

    寒冬里一股温情在居冉心间流淌,他看着他淋湿的身体,突然抓住他的手就往村子里面走。

    “你干嘛?”易云深回力抓住她的手阻止她。

    “你需要洗个热水澡!”说完,拖着易云深就往家方向走去,“家里中午煮了鱼头汤,大冬天喝汤最暖胃了,晚上炖野鸡汤,驱寒还滋补。”

    “居冉。”易云深突然喊了她的名字,弄得居冉心里的小鹿乱撞,他说,“好吃得太多,我很有可能会在你家赖着不走的,这样也没关系吗?”

    “没,没关系啊。”居冉有些紧张,“我爸妈都是很好的人,家里房间多,虽然肯定比不上城里,不过一定也是你没有体验过的,你别嫌弃就行!。”

    “你怎么跟你父母介绍我呢?”易云深突然360度换了个话题。

    居冉想了想,因为临时决定也没有多做考虑,他们俩的关系,最多也就算是朋友吧,希望爸妈不要误会,把他当成她男朋友这样来对待。

    那样就太尴尬了。

    “我爸妈已经知道你是很厉害的作家了。”居冉避重就轻地笑着说,“你可是进我们村的第一个大作家,我爸妈都想知道作家长什么样呢?”

    “他们都是很普通的人,你是第一个他们见过最厉害的人了吧,”她在前带头,说到这里,转身冲他促狭一笑,“你这人平常可不像作家,不过现在这样子嘛,还真有作家的几分落魄样。”

    易云深将她雨中甜笑的模样印进了心里,问:“不像作家,那我像什么?”

    “拿我家院子里的动物打比方吧。”居冉说,“以前的你像我家养在墙角的那头大黑鹅,平时高高在上不理人,要人追着它跑,生气起来还会咬人。现在的你呢,像我家养在后院的另一种动物,吃饱以后特别可爱,我每次看到它那养肉的样子,就忍不住流口水。”

    易云深黑着脸:“你家后院到底养着什么玩意?”

    两人正在走石板路,居冉一跃向前走上好几个台阶:“说好了啊,我告诉你了你不能去我公司投诉我。”

    易云深目光炯炯地盯着她,她穿着乡间常见的蓑衣,眼中却跳跃着和这山间绿树一样的生命力。

    他说:“不管什么,总之我今天必须吃到它。”

    “那不行。”居冉很不客气地拒绝,“我们这里过年才杀猪,所以你的猪兄弟还要再养养肥,贴个冬瞟,才不辜负我期待这么久啊。”

    ”我这么有魅力?“易云深也不生气,高深莫测地盯着她:“我说,居冉,你背地里想到我就流口水?”

    居冉一愣,诶,画风走向是这样的吗?呀呀呀呀!

    “怎么不说话了?平时说话不是很厉害吗?”易云深用眼神逼迫她,“不说我就去你公司问问你们领导,你们这些员工是不是都是这么,嗯,暗地里对客户流口水的?”

    居冉低着头躲避他的眼睛:“你有没有魅力,去看网上的评论就知道了啊,你都成新晋男神了,好多女孩子都在叫你‘老公’呢。”

    身边的男人完全不以为然:“那不行,我只当一个女人的老公。”

    这话听在居冉耳里醋味值立马提升,一想到那个上辈子八成拯救了银河系的女人,她快要变成柠檬精了。

    易云深说:“不知道我喜欢的女孩是不是也想这么叫。”

    他真的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居冉的心被酸涩填满,却又不敢表现出来,她没有勇气打探那个女孩是不是那天看到那个敲他门的时尚女孩,只是强颜欢笑地鼓励他:“喜欢人家就去表白好了呀,易云深你要对自己的颜值和魅力有信心啊。”

    “不过……”她话锋一转,“你小心控制一下你的毒舌,你真的有气死人的天赋……”

    “我毒舌?”

    “还好吧,比起之前气死人的毒,你现在顶多能把人气晕过去……而已,不过我建议你还是让那位小姐姐做个心脏检查比较保险……”

    易云深站黑着脸,看来真生气了。

    “我又说错话了吗?”居冉捂嘴,含含糊糊的声音从巴掌里漏出来,“你别生气,这次我真的真的闭嘴了……”

    “我看需要做心脏检查的是我才对……”易云深嘀咕着,走到她前面去了。

    “哎,易云深,等等,你走错路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