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快乐小说网 > 都市职场小说 > 我是自己的头号黑粉最新章节 > 第83章 交给你一个重任

第83章 交给你一个重任

本章更新时间:2020-04-27 21:00:53
    “又去打麻将了?”程思涵坐在小圆凳上吱吱嘎嘎地转着,反问道。

    “我那是跟你王姨她们加深感(情qíng),她们三缺一找我,我能不去吗?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你可得了吧!”程思涵噘着嘴,拆台道,“我都听到了,明明是你张罗的,是你一缺三!麻将有那么好玩吗,天天打,能打得完吗?还好意思说我看剧。”

    “那能一样?你妈都四十多岁了,再过几年老了,麻将可就打不动了,不像你看剧,躺(床chuáng)上就能看。”

    “切,强词夺理。”程思涵手拄着凳子沿,白了她妈一眼。

    “行了,老实点,要是再让我知道你乱跑,你零花钱就没了。”

    “被你给输没了?”

    “你这孩子说话怎么这么不吉利,呸呸呸,今天妈不仅要赢,还要把上次输的赢回来!”

    说完女人扭头就要离开,刚走两步又站住了:“啊对,有个事差点忘了,查光远你还记得不?”

    “那个小瘦猴?”

    “对,他刚才跟我说介绍来一个兼职的学生,给咱们琴行当老师,要是今天就来了的话,你招呼一下,小张他们我已经说完了,他们也知道这事,你到时候别捣乱就行。”

    “行行行,你快去打麻将吧,你家姑娘还没那么不懂事,我还能捣什么乱。”

    “你好意思说?上次那个谁不就是让你给轰走的?”

    “你听我狡辩啊,那人你也不看看,贼眉鼠眼的,保不定咱家就得丢点东西,我把他及时赶走就对了。”程思涵仰着脑袋说道。

    “行了,你自己都承认是狡辩了,这次你注意点,查光远打包票的,肯定没问题,别让我回来听小张说你又给人家轰走了。”

    “嗯~~~”程思涵哼出一个长长的鼻音。

    女人前脚一走,重获自由地程思涵立刻站了起来,背着小手(挺tǐng)着平坦地(胸xiōng)膛,在琴行里闲逛,俨然一副老板的模样。

    琴行一共有两层,一楼是小型乐器,都是吉他小提琴之类的。二楼是大型乐器,整齐摆放着一架架钢琴,墙上偶尔也挂着些小型乐器。二楼里侧隔出一个房间,是专门留出来的音乐教室,此时断断续续吭哧瘪肚的钢琴声偶尔从中传出。

    程思涵扭扭哒哒地上了二楼,正在给一台钢琴校音的白净青年转过头,投来友善的微笑:“老板走了?”

    “嗯,打麻将去了,我现在是代理老板了,小张你继续忙你的,一会儿再找你玩。”程思涵用她妈的语气对张文曜说道。

    张文曜慈(爱ài)而又无奈地笑了笑,脸上露出一个浅浅的酒窝。

    程思涵说完却没有走,随手拉过旁边钢琴的琴椅,坐上去盯着认真工作的张文曜,眼睛偶尔才眨一眨。

    张文曜就像没注意到一样,不时按动琴键,不时用工具调整琴弦。

    “诶,小张,听说小瘦猴要介绍来一个老师。”

    “啊,对,听说了。”张文曜回过头看了程思涵一眼。

    程思涵不满道:“咱们琴行又不缺人,没事闲着招什么人啊。”

    “老板做事肯定没错,咱们琴行也确实人手有点紧。”

    “哪里紧了?我看你不就(挺tǐng)闲的。”

    张文曜无奈道:“我很忙的好吧,琴行里的琴最起码的音准肯定要有的呀,总不能让顾客在试琴的时候被音准影响了吧。”

    “行行行,你们都有理,调琴很难吗,怎么调啊。”

    “这东西,说简单肯定不简单,说难嘛,得看对自己要求有多高,现在科技发达了,有仪器做辅助,难度小了一些,我师父他们纯靠耳朵和经验,就很难了,并且每种琴的特点都不一样,比如说这架吧,低音时间长了会变高,高音时间长了会变低,所以调的时候要微微留一点点的提前量......”

    “行了行了行了,打住,别说这些无聊的东西,脑袋疼。”程思涵连连摆手打断道。

    沉默了几分钟,程思涵眼睛一转:“小张啊,你说,以你的水平,是不是当钢琴老师绰绰有余啊。”

    “额,也不能说绰绰有余吧,不过教一些入门没多久的肯定没问题。”张文曜犹豫了一下,谦虚道。

    “嘿嘿嘿,那有一个重任交给你了。”程思涵坏笑道。

    “什么重任?”

    “等那个新来的来了,你一定要好好的审核他一下,如果他滥竽充数水平不行,你一定要跟我妈说,跟我也要说,嗯,跟我俩都说。”

    “啊,这个当然没问题,咱们琴行肯定不能(允yǔn)许这种人存在,如果他真有问题,我肯定如实跟老板说。”

    “嗯,那我就放心了,嘻嘻。”程思涵发出窃喜的坏笑声,站起(身shēn)子,又背着手,两步一摇三步一晃地朝楼下走去,(屁pì)股下的琴椅都忘了归位。

    程思涵踩着楼梯咚咚地走下楼,突然看到一个熟悉又有些陌生的人正站在一把吉他前。

    自家店员也正在柜台处死死盯着那人。

    “是你?!你......你叫什么来着......”程思涵站在楼梯中间,指着那人的脸结巴了半天也没想起来他的名字。

    ......

    林笙看到蹦蹦跳跳下楼的女生立刻就认出了她。

    竟然是程思涵?

    多亏这名字好记,不然也得跟她似的忘了,那多暴露智商。

    “我叫林笙,你怎么在这?邹佳悦也在吗?”

    林笙记得这女生是于采白女儿的闺蜜,她在说不定邹佳悦也在,邹佳悦要是在的话,没准于采白也离的不远。

    没想到世界这么小,这都能碰到熟人,不对,不应该说世界小,应该说查光远的圈子小。

    “我当然在这了,这是我家开的,我当然在这了。”程思涵得意的连同一句话说了两遍都没注意。

    “佳悦没在,她妈管得严,不让她出门,我也不敢去她家......”说道于采白,程思涵得意的表(情qíng)中掺杂了一丝惧意。

    “你家开的?!”林笙惊讶道,不过随即释然了,能和于采白的女儿混到一起的,家里有钱也很正常,可以接受。

    “是啊,你要买琴吗?看在你是我熟人的面子上,可以给你优惠哟!我现在是代理老板,说话很管事的!”

    “我不是来买琴的。”林笙摇头。

    “啊?来琴行不买琴?那你是来干什么的?”程思涵歪着脑袋疑惑道。

    “我是查光远介绍来的,在这兼职钢琴老师。”

    程思涵惊喜地放心道:“啊?!是你啊,原来是你!那我就放心了,你水平绝对够用。”

    “新来的老师到了?”

    这时,楼梯上传来一个平和的声音,一个看起来(挺tǐng)干净的男生走了下来,进入林笙的视线,看似友善的笑容中,林笙看到潜藏的一丝(阴yīn)郁。

    来者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君子剑岳不群吧?也不知道是练过葵花宝典的,还是没练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