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无奈

本章更新时间:2020-04-30 18:00:33
    听着李大春的话,似乎有难言之隐。月明只好从中斡旋,大家有话好说,能聊尽量不动手。于尘不是莽夫,也不是糊涂之人,他还是给了李大春解释的机会。

    “你们可曾听过神医百草?”李大春问道。

    “我略有所闻,听说这是个古老的门派。修真之初便已创立,苍野之战后达到巅峰,后来急转直下几近灭亡。”于尘说道。

    “上师果然博闻古今,在下佩服。百草分医毒两脉,医脉以青叶为记,毒脉以梅花为记,我便是医脉传人李时春。”说着,李大春挽起衣袖,露出了青叶标记。

    此刻,月明终于明白了那些拥有梅花印记人的来历。

    “百草虽擅医毒,但是让百草名噪一时的却是尸兵炼制之术。苍野之战百草帮着符箓一脉炼制了大量的尸兵而声名鹊起。可惜,苍野之战符箓大败,百草也随之销声匿迹了。最近几年突然新兴了一个组织,称之为彼岸。彼岸之花花开彼岸。他们找到了我,并要求我来炼制尸兵,如果我不答应他们的要求。我的一双女儿恐怕就保不住啊。”说到这里,李大春的声音有些颤抖。

    “他们背后的力量简直深不可测,不是你我可以抗衡的。为了我的女儿,我什么都愿意做。所以,这些尸神丹确实是我炼制的,我有罪。”李大春低下了头。

    “你真的只为你的女儿吗?”于尘语气中充满了质疑。

    李大春抬起头来看了看于尘,继续说道:“起初,确实如此。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自己身上的尸气越来越重,魔性也愈来愈烈。我有点开始控制不住自己了。看着这些尸兵我就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孩子一般,我越来越渴望他们变强,越来越渴望打造出一支统治大洲的力量。我开始有了新的希望,有了贪念,有了野心,我希望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真正的兵祖。”

    李大春的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野心,贪念,权利,欲望真的会腐蚀一个人的本心吗?月明思考着,这才是李大春身上尸气厚重的真实原因。

    “那么归神散是什么?”月明突然问道。

    “我发现自己的自控能力越来越弱。所以,我不得不研制一种药物,来辅助自己,控制自己,不让自己入魔太深。我怕自己最后无法控制这些尸兵,所以,必须找到一种办法来消灭他们。解毒之人往往就是施毒之人。我有能力打造他们,就必须有能力毁灭他们。所以,子,那个归神散很重要,你要保护好它。”李大春的表情似乎有些缓和。

    原来如此,直到今天,月明才正是认识李大叔。一个嗜酒如命的中年潦倒男子,竟然有如此深沉的心机。

    “彼岸需要大量的尸神丹,仅仅我一人炼制是远远不够的。我不得不将尸神丹的炼制方法传授了下去。所以,即使你现在把我杀了也阻止不了彼岸的阴谋。”李大春终于说出了现在的自己不重要的原因。

    “哦,有何为证?”于尘还是有些不相信。

    “有何为证?呵呵。”李大春竟然痴笑了出来:“那些大量的活死人就是证据。外面大批量的白衣尊者就是证据。”

    “既然,你没用了,他们为何还留着你?”于尘的问题越来越尖锐。

    “自然是为了提高药效,提高产量,提高尸兵的战斗力。彼岸可不想重蹈苍野之战的覆辙。”

    听着李大春话,于尘选择了相信,因为李大春说的有道理。戏剧的一幕正在上演,于尘本来抱着必杀李大春的决心,此刻,他必须要保护李大春了。李大春不能死,他必须要研制出归神散。他必须要解决自己惹出来的麻烦。

    李大春无奈的笑着,时刻有人要取他的性命,时刻有人保护着他的性命,好像他的性命一直都别在别人的腰间,从来没有属于过自己。

    “你恐怕要跟我走了。”于尘冷冷的说道。

    “走,我能上哪里去?哪里又能容得下我?你当彼岸是傻子吗?你当宋家是傻子吗?我明确告诉你们,青石幕后的一切都是宋家在做。宋家在彼岸当中也只是极其微的存在。连符箓一脉的山鬼门都被纳到了彼岸的麾下。蒋家厉害吧?曾经的蒋三公一人一剑扫荡万鬼窟。那有如何,他的子孙还不是因为要退出彼岸,遭到了灭顶之灾。还是算了吧!”李大春深深的叹了口气。

    “这是一条不归路,我回不了头的。”李大春说着,从怀里拿出了一张纸条。

    “这是归神散的基础药方,你们把它交给彩月,她会帮助你们的。”

    李大春说到彩月的时候,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骄傲的色彩。看着李大春的表现,似乎他早就准备好了一切,一直在暗地里为自己赎罪。

    月明想着李大春之前异常的表现,似乎理解了他的心里,苦不堪言。自从李大春踏入彼岸的那一刻起,他的生命就定格了,结束了,李大春没有了,有的只有兵祖。

    蒋家灭门的真相时至今日终于浮出了水面。彼岸何其强大,蒋家说灭就灭。月明看不清前路,仿佛在黑暗中摸索。他就像是茫茫黑暗中的一点萤火,四处飘荡。恐怕,徐天卓早就知道了一切或者说猜测出了一切。自从月明接受积尸地卷宗的那一刻起,他便走入了这片漫无边际的泥淖。他必须扩大自己的萤火之光,照亮前进的道路,照亮这片黑暗。

    “这笔帐我记下了,现在,你必须跟我走。无论如何,现在看来你的命比我的要重要。”于尘说着,拉起了李大春的手。

    “走,你们当这里是自己家吗?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

    哐啷——。

    演武堂的大铁门开了,一位紫袍中年人手持大刀走了进来。

    “你们还是留在这里试药吧!是不是啊?兵祖。”

    李大春看着进来的人,瞳孔收缩着:“宋康?怎么是你。”

    您已阅读完最新章节,以下是本站为您推荐的其他热门小说